朋友的抗癌秘笈(转载)

作者: 会说悄悄话的鱼

出处:新浪博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189b20102vf59.html

转载原因:癌症不可怕。患了癌症应该怎么办?读读这篇文章也许有点用。作者说的话应该是可信的,因为通读了作者的文章,发现作者值得信赖。


一位职场上的朋友,三年前在单位组织的一次体检中查出了癌症,他在治疗了一个阶段之后感觉不错,认为癌症或许已经治愈。谁知,当他再到医院复查时癌细泡已经扩散,医生断言其生命期不会超过三个月。

可三年过去了,职场上的朋友到底怎么样了呢?

我告诉大家,职场上的这位朋友不仅没有如医生断言的那样到马克思那儿报道,反而活得好好的,身体健康着呢。或许有人会问,是不是当年医院误诊?非也。当年,朋友不仅在当地医院进行了复诊,而且还到济南、北京等肿瘤医院进行了复诊,言之凿凿癌症晚期。医生除了建议朋友进行住院治疗之外,便劝朋友在有生之日吃好玩好,尽情的享受剩余的日子。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癌症晚期的朋友转危为安?朋友抗癌的秘笈又是什么呢?

一是更换居住环境。虽说朋友患病前居住的是三层独家独院的别墅楼房,但居住环境很差。所住居楼房处在闹市区,周围商铺、饭店林立,车水马龙,每每夜晚来临,朋友所住楼房的上空总会飘着一层层的烟雾。患病后,朋友便托同学在泰安的南部山区租赁了一个护林员住的房子。虽说房子处在山坡,远离村庄,生活条件极其简陋,不怎么适合居住,可这儿环境优美,房屋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不远处还有一座容量很大的水库,空气清新,空气中富含负离子,而且除了动物的叫声便没有了其它的噪声。

二是转换生活方式。患病前,朋友有着许多不良生活习惯。自医生宣判后,朋友立刻改变了原有的生活习惯。首先戒掉了烟酒。朋友是烟鬼,以往每天至少会吸两盒烟,多时曾超过三盒。接受手术之后,朋友便戒掉了四十多年的吸烟习惯;由于职业的原因,朋友的接待任务很重,每天至少有两个场合,同时他还是性情中人,狐朋狗友很多,因此,朋友几乎每天都处在醉生梦死之中。自患病之后,朋友便与酒分家结仇;其次,朋友患病前在家很少做家务,老婆多次对我诉说,家里油瓶倒他都不扶,懒的从不做家务;自朋友患病后,在身体逐渐好转的情况下,朋友便热衷起做家务,逐渐的成为标准的宅男了。朋友还在所住的院子里种上了菠菜、韭菜、西红柿、茄子等各色蔬菜,在所住山上开辟了一块块荒地,播种上了玉米、小米、花生、地瓜等粮粮食作物,在家里养起了鸡、鸭、鹅等家禽。朋友每天清晨总会早早的起床,忙碌于耕作和伺候家禽身上,忙碌于看似简单的家务中。

三是改变饮食习惯。患病前朋友喜好大鱼大肉,暴吃暴饮,并且不怎么喜欢吃水果。患病之后的朋友改变了原有不良饮食习惯,大大减少了肉和鱼的摄入量。而且吃饭以粗粮为主,饭菜以清淡为主。他也改变了以往不喜好吃水果的习惯,每次饭后或有闲暇时间就会吃桃、樱桃、杏、梨、菠萝、香蕉、甜瓜、西瓜等时令水果,还会生吃萝卜、西红柿、黄瓜等时令蔬菜。说得难听一点的话,朋友成了一个真正的吃货。

四是转变治疗方式。当朋友一旦查出癌症的时候,他曾相信并接受济南市肿瘤医院的一、二期的治疗,可在朋友认为治疗效果明显的情况下,再次到医院复查时却被医生宣布癌细泡遍布全身。虽然医生强烈要求朋友接受住院开刀手术,可朋友断然拒绝了医生的一再建议,并朋友接受了一个癌友基因疗法的建议。虽说这种基因疗法是民间的,没有被官方认证,但朋友也像众多病人那样有病乱求医,义无反顾的接受了基因疗法。不过,这种疗法价格昂贵,共分三个疗程,每个疗程的价位都在十几万元以上。

五是强化体育锻炼。朋友患病前腰宽体胖,懒得出门锻炼。自朋友选择隐居山野之后,每天早上五点都会攀登所住院落后面那座海拔在三百米之上的山峰,登顶之后还会打上半个多小时的太极拳。朋友患病前都是车接车送,可患病后朋友出门大多都是以步代车。

六是进行温泉疗法。患病之后,朋友在外地租赁的住所不远处便是著名的泰山温泉城,朋友夫妇办理了泡温泉的年票。无论是春夏秋冬,无论是狂风鄹雨,无论是雪花飘飘,朋友夫妇都会坚持每天到附近的泰山温泉城中泡上几个小时的温泉。

七是调整心态和处事理念。患病前,朋友曾一心扑在事业上,为了赚取银子,没白没黑,呕心沥血。患病后,朋友及时调整心态,把企业托付给朋友,排除杂念,一心一意的向陶渊明那样过起了隐居生活;朋友患病前,高朋满座,人情世故繁多,患病后,朋友断然切断了与朋友的联系与交往,过起清心寡欲的山民生活。

八是信仰呈现多样化。朋友患病前,由于职业的原因曾信奉唯物主义,可患病之后,朋友在别人的劝说下信奉起了佛教、道教,并和当地拥有同样信仰的人参与了众多活动。

或许是上苍的眷顾,或许是多管齐下措施起到了效果,朋友度过了生命危险期,打破了医疗专家的神话,创造了一个个的奇迹。

上述这些,或许是朋友抗癌取得显著效果的秘笈吧。

 

 

马原:遭遇重疾后,我的“逃离”与“新生”(转载)

作者: 曾妮

出处: 明星资讯腾讯娱乐2017-11-14 22:26

原文链接: http://www.xici.net/d248744584.htm

腾讯娱乐讯(文/曾妮)11月14日晚,由腾讯新闻、腾讯娱乐、腾讯视频主办的星空演讲璀璨开启。曾创作过《冈底斯的诱惑》、《虚构》的先锋作家马原作为第四位演讲嘉宾登场。从他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一个中年男人在遭遇重疾之后的“逃离”与“新生”。

《我一直在想着,怎么逃离北上广》这个主题对于马原来说,不是流行文化的标签,而是一个人对个体命运乃至世界的敬畏与追寻。

“我是个老师,我是个病人,也是一个拥有庸俗幸福的男人。我叫马原。”

当马原缓缓道出以上平实动人的开场白,获得全场掌声。在这场名为《我一直在想着,怎么逃离北上广》的演讲里,他将“生病”,“逃离”,“桃花源”,“书院”,作为人生的四个关键词,用平凡真诚的语言,讲述了他的人生的故事。

2008年3月,马原被查出患上肺部肿瘤,令他原本平静的人生发生了巨大坍塌。“世界上每天有无数人面临生老病死,但降临到每一个具体的人身上,改变仍然是巨大的、不可逆的。”他坦言,当他得知自己患癌时,就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劫难开始了,多次肺部穿刺治疗让他疲惫不堪。最后,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决定,“我要从医院逃出去。”

2015年,他写了一本书叫《逃离》,他解释:“或许生病就是对于日常的、秩序的世界的一种逃离。”他慢慢总结出一个病人的生命价值,并且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一个病人应该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他对他人、对世界又有什么奇妙的影响?”

最终,他迈出了那关键的一步,从北上广“逃”到了云南南糯山姑娘寨。在这里,开始了一段被完全刷新的人生,“我开始关心起一些先前被完全忽略的东西,比如,生命三要素,水、阳光、空气。”马原说。

他用“桃花源”来形容现在的住所,“这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茶山,是一个我们年轻时候说起来像桃花源一样的地方,所以现在我和我的朋友经常开玩笑,说我年近花甲了,还来了一场逃离北上广的出走,只不过,我寻找的并不是一时的诗和远方,而是一种新的可能性。”

“重生”从一个昔日的梦想开始。经过2000多个日夜,马原亲力亲为,自己设计,领着一帮农民工终日辛劳,盖了一个梦想中的书院。“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而今天,我的书院公号也正式开通了!”他激动地向全场宣布。马原坦言,在这种悠然自得的生活里,他早已经开始了第二个一辈子,“我让自己已经接近终点的生命,重新起步了。”

在演讲的最后,他谈到了“幸福”二字,并作出了自己的解读:“什么是幸福呢?过你想过的日子,你能够支配自己的全部时间,你享有最大限度的自由,我以为,自在该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而唯有自由才能自在。”

马原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的职业是作家,我也是个退休教师,上海同济大学,我今年65岁。我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个病人,是准确意义上的疑似癌症患者,那么同时,我又是一个有着庸俗幸福的小男人——我有两个非常出色的儿子,一个特别体贴、特别温存的老婆,我们认识十年了,超过十年了,我们今天还在谈恋爱。我叫马原,我写小说。

我今天的演讲有四个关键词:一个是生病、一个是逃离、一个是桃花源、一个是书院。

我先从生病说起。2008年3月,我被查出肺上长了一个很大的肿瘤,有6.5×6.8这么大,很大。那么在第一个回合,我面对的一个很实际的,一个问题,一个难题就是我的肿瘤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根据当时给我看病的主治医生,他非常的有经验,他是一个教授,根据他的个人经验他告诉我,他说马老师,你要有心理准备,马老师,十之八九。他说的意思很明白,他说的是癌,是肺癌。

在其后的两年里,网上陆续就传出来“作家马原患肺癌去世”。后来也有记者专门找到我,一个非常杰出的记者,他跟我做了20个小时以上的一个长的采访,他最终写出了14000多字关于我生病的报道。标题有点吓人,标题是“当马原面对死神”。

当时为了配合医院,我做了生平的第一次肺穿刺,因为要确诊。三天后结果出来了,而且似乎并不让人紧张,结果只有五个字,未见癌细胞。但是在我心里,这五个字掀起了巨大波澜。我忽然意识到,也许我人生的劫难就此开始了。根据医院的惯例,我还要做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肺穿。做肺穿刺,那是一个特别难熬的过程。

所以当时仅仅是要重复地做这个肺穿,已经令我毛骨悚然。我一想到要做两次、要做三次,要做四次,我非常紧张。于是我做出了在所有人看来都完全无法理解的决定:我不要治,我不治了,我要从医院逃出去。

当时我不是仅仅就那么想一下,我就是这么做的。我马上就从医院逃出去了,同时我逃出了上海,同济大学在上海,我当时和家人都在上海。那时候我心里有一个很个人很固执的一个想法,我得了治不好的病。

多数人生了病,面对疾病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怎么治,是开刀还是保守疗法,中医还是西医?可是我不想这个,我首先要解决的是我以为我的难题,是治还是不治。那么我既然已经得了治不好的病,我为什么要治?治不好的病强去治,结果想也想得出来。这就是我选择了从医院,从上海,从人们的视线当中逃离的理由,是我给自己的理由。

第二个关键词是逃离,我第一个回合逃去的地方是海口,海南岛的海口。因为海口有椰树牌矿泉水。别人听可能会觉得很滑稽的,椰树牌矿水和你逃到海口有什么关系?

这是中国唯一在商标打上了国宴饮料的矿泉水。国宴饮料,那一定是好水。尽管我选择了不治,我还是有我自己应对大病袭来的一个个人的方略,我想的是换水。人身体里面,不是说大部分构成是水吗,有70%之多。那么我就想,如果生命是大半是水,是不是疾病也是以水为基础?我把疾病看成一个独立的个体,这时候,那么如果它也是以水为基础,我就想能不能够通过换水,让不请自来的疾病不请自去。

我的想法后来被证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既然选择了不治,就从始至终没对肺上那个肿瘤用过任何治疗的方法,既没开刀,也没用药,甚至连所谓的调理都没做过。我就是活生生地在我得了这么重的一个大病之后,什么事也没做过。如果说我做过什么,那么只是用换水一种方法,我跑去了海口,我用海口可以做国宴饮料的矿泉水置换上海的水。因为我就是在上海生的病,在上海被上海的水害了。

我的病情后来就是比较稳定,一直喝椰树牌矿泉水。所以这让我对自己的选择有了信心,我于是寻找更好的换水环境。我在想,天下的好水一定不止海口,不止椰树牌矿泉水。我知道一个事实,就是出好茶的地方通常水都特别好,好水才能够养出好茶。

于是,我专门去了出好茶的地方。大家都知道,海南的五指山,五指山有白沙白茶,然后还有阿里山,阿里山的冻顶乌龙,然后还有前几年特别流行的武夷山的金骏眉。最后,我到了出好茶的云南的南糯山,就是我现在的家。我到了南糯山,我就觉得我来过这儿了,所以我就决定不走了。回去给我老婆报告,跟我老婆商量,在征得她同意之后,我举家搬到了南糯山。

南糯山在中国地图上是在偏南最下角,就是你们在云南的地图上,紧贴着缅甸的那个部位,就是这个南糯山,它是哈尼族的村寨。这个哈尼族有一支叫爱尼人,我就住在南糯山中段姑娘寨的爱尼人的村寨里面。南糯山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茶山,漫山遍野都是茶,当今栽培型的茶树王就在我们南糯山。

生了病,其实是一个挺奇妙的事。我有时候经常会说,我说一场大病对人生其实是一个极好的馈赠,一场大病会把任意一个人,不一定是什么人,不一定非得是作家,他可以是一个清洁工,也可以是一个体力劳动者,那么任意一个人都有可能因为得一场大病,成为哲学家。这个不是开玩笑,你们想一下,如果一个人让他每天去面对自己的生,自己的死,那么你说他能不是哲学家吗?他一定是哲学家。生和死,这是最大的哲学。

说起来真是奇怪,我当时已经快60岁了,已经接近人生的终点,我居然开始关心起哲学来了,关心起“生”的命题。过往,我的职业比较偏于思考,现在,这个思考突然换成了思想。因为那些不变的,那些关于生与死的纠缠,它们每天缠绕着我,我不思想也得想。我开始关心起和先前不一样的,先前被完全忽略的一些东西。比如今天说起来大家都觉得很幼稚的,生命的三要素,这是我儿时就知道的三个要素:太阳、水、空气。说起来这些事情可能你们会觉得这是一个很简陋,也是一个得了病的一个老家伙,很自恋的这么一个想法,一个念头。

那么接下来我再说一说第三个关键词,是桃花源。我得夸夸我的南糯山,我的姑娘寨。这里有特别好的山,特别好的水,特别好的太阳,特别好的空气。我先说这个山,这里一座茶山,很大,其实说南糯山,它不是一个山,它是连绵起伏的,是一片山,有世界上最好的普洱茶。

我再说说水,我家里有一泓泉水,这是我一直认为我比你们所有人都奢侈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特别富有。我喝的水是我自己家里的泉水,是我院子里一块大石头底下流出来的。我拿到疾病控制中心去测,居然我的水完全达到直饮水的水平,连疾病控制中心的医生们他们都提出来,能不能去你家里拉水?我好多朋友只要上山,只要去我家,他们都带着水桶,要在我家的泉水上,直接接下来从地底下刚刚流出来的山泉。

我再说说太阳,空气。我住在北回归线以南,也就是我们惯常说的热带。我们西双版纳和三亚,这是中国唯一的两条叫“国家级避寒带”,我就在这个国家级避寒带上。但是我又住在大山上,我住的地方离西双版纳机场大概30公里,29公里,有大概40分钟车程。但是西双版纳的热我家里就没有,就是因为从西双版纳到我家这个20几公里的路程,有大概1100米的高差,海拔高差。从机场500米到我家,就上升到1600米。这一段高差刚好把处于国家避寒带上一个特别热的西双版纳的暑气给降下来了。

我家里常年最高温差和最低温差之差,不超过20度,这是特别奇怪的事情。那么由于湿度也特别适宜,所以对我来说,我最近几年经常卖我的一个个人的心得,我说人身体上最大的器官是什么,就是皮肤,让皮肤舒服,这其实是一个特别大的奢侈,就是让皮肤舒服。我们吃东西,我没有口腹吃了,我们要……因为我的时间到了,我有一点不好意思。

那么我跟你们说,我在我的家里,我为自己盖了一个钟楼,我想敲钟的时候就敲钟。夏天山下最热的时候我家里也不超过25度,晚上睡觉,三伏天还要盖棉被。所以我现在我自己养了很多家禽家畜,我有两只狗、一群鸡、几只鹅、几只猫,还有一池塘的鱼,还有三只美丽的孔雀。所以我说我现在的生活回到了上古,回到了老子所描述的充满鸡犬之声的情形。

那么我还有第四个关键词就是书院梦。我把自己上山以后的这个生活做了一下梳理,我力争让自己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所以我现在生活里面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做一个书院。因为我是一个小说家,我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地道的文人。对书,对书房,对书屋,对书院的那种向往,让我用了六年的时间,我在六年的时间里造了九栋房子,这九栋房子今天就是我的书院。现在我在这里给你们报一个喜,我的书院公众号今天正式发布,我特别为这个骄傲。

谢谢你们。

 

65岁“先锋派”作家马原,疑似患癌后这样选择(转载)

作者: 上官云

出处: 中国文化传媒网 2017-11-30

原文链接: http://www.ccdy.cn/fangtan/201711/t20171130_1365657.htm

转载原因: 癌症不可怕. 遗憾的是读完文章,也不知道到底马原是否患癌。到底是真的患癌了呢,还是误诊?

65岁“先锋派”作家马原,疑似患癌后这样选择

 

点击进入下一页
著名作家马原。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我就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在熟知中国当代文学的人来说,这是一句带有标志性意味的文学宣言,来自“先锋派”作家马原。就是这位作家,尝试用写作为文学开辟另一条路径之余,也生活得十分率性,记者、大学老师、导演……学做杂七杂八的行当都做过。在疑似患上肺癌之后,又放弃了令人羡慕的职位,搬到大山生活。他的人生经历,像小说故事一般丰富。

马原成名很早。早在1984年,他就写下《拉萨河的女神》,这篇小说第一次把叙述置于故事之上。1985年以后,马原陆续发表《冈底斯的诱惑》、《虚构》等,把传统小说重点在于“写什么”改变为“怎么写”,预示了小说观念的根本转变。

对多年好友马原,著名作家余华有一个评价“马原最大的优点就是幼稚”。为什么这么说?1991年,马原有了一个宏大的文学纪录片计划,就叫“100位中国文学人”,并预备用片子赚的钱设立一个文学奖的基金。他说,这就是中国的龚古尔奖。

点击进入下一页
今年,马原出版了长篇小说《黄棠一家》。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就这么一个宏大的构想,开机仪式简单的有些随便:当时余华正和朋友在家里下围棋,听到有人敲门,开门就看到了马原和一堆机器。雄心勃勃要拍纪录片的马原大手一挥:就在余华家开机吧。

遗憾的是,片子拍完联系电视台时,结果正赶上电视台设备制式升级,马原拍片的磁带清晰度不够,被回绝了。有人问他,马原你这些年忙什么?他说,拍了一部片子,想为中国文学做点事儿。这人直截了当的告诉他:那你还是多写几篇小说吧。

“我觉得幼稚可能是个特别好的描述。说一个65岁的人幼稚,至少首先说明他还有童心,这不是最大的褒奖吗?”对好友的评价,马原乐呵呵接受了,“我是把‘幼稚’当成勋章接过来的”。

不过,从1991年开始,马原确实有近20年的时间不写小说。他说,上世纪90年代初,公众的注意力和热情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写作、写小说是我一生的职业方向,严重点说,甚至可以说是拿命在写。这么一个要用命做的事情,没有人读,肯定是个很大的问题”。

点击进入下一页
《黄棠一家》书影。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那个时候的马原,似乎也不知道要怎么转型。2000年,他来到同济大学中文系,过上了“教书匠”的生活,授课讲稿陆续整理出版,以自己的阅读和写作经验,向学生们传授着写作的“秘密”。

“我把当老师的责任,变成了自己的写作方向,就觉着自己离小说不太远。”马原认为,这是给自己恢复写作留了后路,“我当时希望能回到小说,对我而言那依然是最有意义的生活。在少年时期,我就把自己许配给小说了,我甚至对非虚构写作都没有兴趣”。

2008年,平静的生活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破了:马原的肺部被查出一块6.5厘米乘6.7厘米的阴影。换句话说,他可能患上了可怕的肺癌。

“确诊肺癌需要一系列手段,我做了一次穿刺就从医院逃出来了。”马原想通了,与其整天被死神的阴影包围笼罩,还不如尝试另一种活法。于是,他不顾家人的劝说,主动中断了治疗,最终来到位于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南糯山的姑娘寨。

点击进入下一页
现在的马原,精神状态很好。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据说,把上海的家搬到西双版纳的大山上,马原用了辆八米长的大厢车。在南糯山,他每天像古代文人隐居一样的生活:晴耕雨读,鸡犬相闻,每天基本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他说,这是一次很辉煌的变身,“我从一个读书人,重新变回一个天地之间的人,这个转变给了我健康,给了我心灵的再生”。

安定下来,马原开始捡起写作。今年,他出版了长篇小说《黄棠一家》,讲述了一段中产阶层家族的故事,全文借助黄棠之力四散开来,丈夫、儿女、女婿一干人等均被纳入叙述视野,被评论家称为“一部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的‘浮世绘’”。

“马原近些年的作品都比较关注现实,《黄棠一家》更踏实地回归到了现实的叙事中。”说到这本书,《当代》杂志社社长孔令燕觉得最打动人的,就是作家对现实的关照和思考,“马原通过黄棠一家人的生存状态和生活际遇,探讨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令读者有感同身受的触动”。

点击进入下一页
《黄棠一家》书封。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不过,马原自己倒觉着,自己更喜欢纯粹的小说写作,现在是最终回到了小说,“我还是那个写小说的马原,我心里挺得意,我还有机会回来,用我自己的话说,我的上帝待我不薄”。

几乎与此同时,马原开始筹划自己的另一个梦想:盖一所书院,“我为它努力了六七年之久,一定要完成这个书院梦:我已经盖了8栋房子了”。

“以后,我还想在书院里建起一个小小的图书馆,希望给孩子们一个文学的夏令营、冬令营,毕竟这里的气候,无论冬天还是夏天都是最好的季节。”现在的马原觉得自己生活特别快乐,“因为那是一个实现梦想的过程”。

(上官云)

赌一把的隐居(转载)

作者: 会说悄悄话的鱼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189b20102vt63.html

转载原因: 癌症也能治愈。现在癌症能治愈已经不是神话,例如李开复、聂卫平、陈祖德、藤泽秀行等人都曾有过患癌的经历,但都能够常年正常活在世间。藤泽秀行甚至在得过两次癌症的情况下,还获得过日本的围棋比赛冠军。不过,他们都获得了很好的医学治疗,但本文的情况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的方法来治疗的且效果不错。看上去是真实的,因为通读作者的其它博文,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朋友隐居外地山野,并不像朋友说的那般潇洒,其实他有一个不愿透露的隐情。他罹患了癌症,在医生宣判他无期徒刑之后他做了一个赌一把的惊人之举:换环境,隐居起来,与癌症抗争。没想到朋友赌一把的心态,却延续了他的生命,赌赢了。

当年,朋友隐居外地山野曾让我感怀了一番。也是由于好奇的原因,曾与夫人一起历尽艰难险阻寻找到朋友隐居的地方。当我第一眼看到朋友隐居地方的偏远与简陋曾让我瞬间潸然泪下。当听朋友兴高采烈的诉说他那惬意的隐居生活时我的心才释然,揪着的那颗心才放下。当年,也曾怀疑朋友是否受到打击或遇到人生难以迈过的槛,也曾刨根问底朋友选择隐居生活的真实原因和目的。朋友只是否定了我的猜想与判断,一脸诚恳的告诉我他的选择只是讨厌了喧嚣而又污浊的城市生活,烦透了人与人之间的虚伪,早就有了卸甲归田的计划,而隐居的真相却被朋友的一派善言所蒙蔽。即使在与朋友相处的几日里也没看到他心理和身体有异常的变化,种种假象让我真的相信他之所以选择隐居生活的原因。

要不是朋友从隐居的地方归来,要不是朋友的同学为他接风,他那隐居生活背后的真相还真的难以揭开,我仍然会被蒙在鼓里。

那是一个周日的上午,隐居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从外地隐居的地方回到我们这座城市。听他回来了,内心在激动的同时也想会会他,便赶紧告诉他中午我要为他接风洗尘。他说下次吧,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两口子能赴约我就很高兴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没再和他推辞。

那天上午不到11点,我便到达朋友指定的酒店。当我刚刚推开朋友的包间,一眼看到一个容纳20坐的圆桌围满了人。房间里欢声笑语,气氛热烈。朋友见到我立马来了个熊抱,然后便向大家介绍了我们两口子。接着一一介绍在座的人员。他最后说,在坐的都是他的初中同学或高中同学,由于他悄然的离开,同学们一下子与他失去了联系,大家在担心的同时也很焦虑、紧张,但一听说他回到这座城市的消息之后,高中和初中时的班长分别把要好的同学邀了过来聚聚,除了叙叙同学之情之外也想探明他玩失踪的真实原因。当获知是他们同学聚会,我想与朋友简单一叙之后逃离他们的聚会,没想到朋友夫妇硬硬的把我们两口子按在了座椅上。

当美味佳肴摆满了桌,当高脚杯斟满了美酒的时候,坐在主陪位置上他的高中时的班长也是一位腰缠万贯的企业主W发话了,他简单叙说了自朋友玩起失踪之后同学们的担忧之情,又说同学们很想了解他玩失踪的原因以及近况,同学们都很关心他、紧张他,然后W要求朋友自我介绍玩失踪的原因以及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

面对同学们一双双焦急而又期待的眼神,朋友慢慢向大家道出了他那隐居生活的真相。

朋友说的第一句话便把他的同学和我们夫妇震惊了。

朋友说,他在一次查体中查出了癌症,更为残酷的是医生要让他本人去取查体结果。当朋友来到医院一看查体结果带有Ca时,便知道自己患上了绝症-癌症。他说,当获知患上了绝症的瞬间,真的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似的,总感到天旋地转天要崩塌,没有泪水只有心痛,也在暗暗指责上苍为什么对他这样的残忍、不公。朋友说,他也不知怎么出的医院,也不知在外面游荡了多时,当华灯初上时他才打的回家。回家后,他没有告诉妻子得癌症的事情,只是说一切都好。当晚,喜爱吸烟和喝酒的他从家里拿出几包烟一瓶酒独自来到我们这儿一处著名的湖泊—眼明泉公园一片隐蔽的地方,开始认真思索他的人生,重新调整规划人生目标,考虑如何应对癌症,计划身后的事情。他说,当他把带去的那几包烟抽光了带去的酒喝尽了的时候,他把一切事情也想明白了也计划好了。第二天吃罢早餐,他才把患癌症的实情告诉了妻子,他妻子两眼瞬间泪汪汪,人几乎傻了。他说,他劝慰妻子不要倒下要坚强起来,今天陪我到省肿瘤医院找专家看看情况到底怎样。朋友说,当他们来到省肿瘤医院,专家虽然又让他做了一遍检查,可结果再次印证了当地医院的结论,并且情况比之前还要糟糕-癌症晚期,并告诉他剩余的时间不多,建议朋友住院接受手术治疗。

如何应对癌症晚期治疗,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方式?

朋友告诉大家,他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持久的思索,最终选择放弃手术治疗。他说像他这个年龄的市里某重点企业的老板、市里担任市级领导的官员、某局的局长、某乡镇的人大主席等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上了手术台后花费了巨额资金最终只活了几个月,伤口还没愈合就到马克思那里报到了,生命质量太差了。他说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赌一把?他说,看来我赌的这一把是对的,目前我已经超过了之前说的那些人手术之后在世上存活的时间,更何况我目前健康状况良好,心境也不错,比那些人更经济更划算,更赚了。

朋友告诉大家,他所说的赌一把并不是放弃治疗而是放弃手术治疗,他要采取环境疗法、医药疗法和信仰疗法。朋友告诉大家他采取的环境疗法就是挑选一处环境优美、僻静而又远离都市的地方,这是他选择外地山野隐居的主因。他说,自患上病之后一辈子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也开始信仰佛教、道教,经常不断的到寺庙求香拜佛。他还说,他并不迷信,在信仰多样化的同时并不排斥科学,他和北京的一位专家建立了密切联系进行基因疗法。

从朋友平和讲述的言语根本看不出他曾经与死神进行过激烈的拼搏,就像风平浪静表面的背后却掩藏着惊涛骇浪的真相。他讲的那么自然,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也是从那我才第一次知道朋友隐居生活背后的真相,也才为朋友的身体健康担起忧来。

大家期待他详细讲述他的环境疗法。他说隐居的地方南面有两座水库,山上郁郁葱葱,环境异常的优美。他说,现在过起了真正的田园生活,家里养了一群鸡,养了十几只鹅还养了几头猪,院子里外种植了大量的蔬菜,还在山上种了苞谷等。说到这儿,他的妻子爆料说,哪像曾经的大老板每逢集市时还和老太太抢白菜叶呢,有时急的还白犟呢,大家听到这儿严肃的表情便被哈哈大笑所代替。他接着说,他每天的生活很充实,早上到山顶上打打太极拳,回来后和鸡们、鹅们、猪们对番话,下午到不远的温泉泡泡温泉,生活开心着呢。

他告诉大家不要担心,他越活跃明白了,能活一天赚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

当大家听到这儿愁眉也舒展开来,虽然还有点担心他的生命健康,但被他乐观的对待病情的态度所感染。他的初中班长M说,你真的活明白了,无论健康与否人人都应该活快乐一天,幸福一天,你有这样的心态大家也放心了,并祝愿你与病魔顽强的搏斗,争取战胜它。班长的话也代表了大家的心声,在一次次推杯换盏中大家都在祝福他。

幸亏吃了这么顿饭,才让我弄明白朋友隐居生活的选择也是无奈的,也是在遭受了病魔的打击之后选择的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虽然曾被朋友的善意的谎言所蒙骗,但我理解朋友,祝福朋友,希望朋友赌的这一把中大彩,希望他身体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