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转载)

作者:波子哥-廖新波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0b3f6010091w0.html

转载原因: 误诊

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
 

    看到这题目,不管你是医生还是病人,一定会引起你极大的反感!不要说你,我感情上也是不能接受这样说法。但是,从一份资料里知道,医生的诊断确实有三成是误诊:如果在门诊看病,误诊率是50%,如果你住到医院里,年轻医生看了,其它的医生也看了,大家也查访、讨论了,该做的B超、CT、化验全做完了,误诊率是30%。

 

    怎么认识这个“三成误诊”的说法呢?可能我还得从自己的学识与见识水平去理解吧。

 

    人体是个很复杂的生物体,几乎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尽相同;疾病的发生与发展也与其基本状况差异而不一样。作为医生几乎没有一个不希望手到病除,妙手回春,至少也希望误诊率降到最低。但是,在今天的年代里,再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只要当医生,没有不误诊的。小医生小错,大医生大错,新医生新错,老医生老错,因为大医生、老医生遇到的疑难病例多啊!这是规律。中国的误诊和国外比起来,还低一点儿。美国的误诊率是15-40%左右,英国的误诊率是50%左右。个别疾病的误疹率高得使你不敢想象。

 

     我们应该正常看待误诊。误诊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太复杂,一时说不清,有专门的《误诊学》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原则:如果在一家医院被一个医生诊断了,你一定要征得第二家医院的核实。这是个最简单的减少误诊的方法。在国外,尤其是私人医院,不轻易会诊,所以更加要谨慎。

 

    有解剖医生专门研究过脂肪肝这个问题。他们在解剖之前,先叫B超医生在开腹前超一下看有没有脂肪肝,正确与错误的结果几乎是相等。所以有人认为超声诊断脂肪肝是不准确的。我不是冤枉B超的作用,这里所说的不是绝对,只是统计学的意义。

 

     身体里脂肪多,你的肝脏里脂肪一定多,问题是脂肪多了,给你带来什么疾病没有?有专家做了很多解剖,没有发现一个肝脏的硬化、肝脏的损伤,是由于脂肪肝引起的。有人说你现在是轻度脂肪肝、过两年变重度脂肪肝,然后就变肝硬化,最后是肝癌,有专家说这是没有足够证据的。

 

     现在研究癌症的人很多,有的人一生就在研究如何杀死癌细胞。有人满怀热情,用各种方法,甚至中药和鸡尾酒等,而事实上,自从癌症被认识以来,几乎没有一个方法可以完全“杀死”癌细胞的,至少现在还是这种状态。

 

     在临床上,医生感到最痛苦的是什么?当然是眼看着病人一天天消瘦,最后远离人寰。最最悲惨的是,我们在尽一切努力去挽救已经全身转移、扩散的癌症患者,最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在我们感到很无奈的时候,我们也承受很大心里压力。当我们听到患癌小朋友在问: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够上学啊?我们的泪水直往肚里流,确实是没有医生可以如实告诉他:小朋友,我没有办法呀。当孩子知道自己到了癌症的最后阶段,他会责怪医生不帮助他治疗吗?无奈,非常无奈呀!无奈之中又带有多少无助和无知?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癌症:癌细胞就像一个种子,身体就是一片土壤。种子发芽与否?生长与否?完全取决于土壤和环境,而不是取决于种子。种子再好,没有合适的土壤它决不会长出来。怎么改善这个土壤?我想农民有他们自己经验。我们大家是否也可以从这里入手呢?

 

    我是极力提倡健康体检的,也许是从土壤学中得到的启示。早期的癌要治好很简单,问题是怎么发现。傅彪的肝癌也许是经历了肝炎-肝硬化-肝癌这样一个阶段。这个细胞“突变”变成癌要5到10年!如果我们在肝炎就开始予以重视,甚至在肝炎发病前就给予免疫接种,我们就可能有很多人避免或推迟发展到癌症。癌细胞的是成裂变形式发展的,如果高度怀疑有癌变可能的人,每半年查一次,在现在的技术下可以次早期发现,癌就可以手到病除。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接受这种科学的认识,他们中不是侥幸者就是工作狂,或是像“林妹妹”一样为了“完美的人身”而错过治疗的良好时机。如果你不尊重科学,即使你是如何地有钱,也尽管你有多少的器官可以替换,但是晚期的癌已经遍布全身,换什么都没有用的。

 

    我们有理由这样说,最成功的医生是早期发现肿瘤,最成功的治疗是早期治疗。如果是晚期,我们还是面对现实,针对生存质量去努力,不要痛苦地活着。

 

    一代名医张孝骞曾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从医的谨慎。一位老专家是这样给自己打分:有三分之一的病医生无能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医学只解决三分之一的病。而这三分之一的病,我也不可能解决那么多,我能打20分就很不错了。

 

   所以他最后感慨说:医生永远是无奈的,因为他每天都面临着失败。

 

医学院士被6次误诊之后的深思(转载)

作者: 波子哥-廖新波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0b3f60100gr0s.html

转载原因: 误诊

医学院士被6次误诊之后的深思

 

     上周四在去北京的飞机上看到了人民日报《健康时报》的一篇回顾性文章,说的是,在国际医学界享有盛誉的我国血管外科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汪忠镐教授,竟然被误诊多达6次!

事情是这样的:2004年10月,汪忠镐教授因出现轻度咳嗽、流鼻涕,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此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汪忠镐教授又先后三次因咳嗽、呼吸困难的症状加重入院治疗,入院间隔时间越来越短,症状也越来越严重,最严重的一次,差点造成窒息。  2005年5月底,汪教授前往美国参加国际血管联盟会议。会议期间,一位美国医生对汪教授说:“您患的会不会是胃食管反流病?在西方国家,中老年患胃食管反流病的现象非常普遍,我建议您做一下检查。” 其实,2004年的中国医疗条件并不是很低。

汪教授马上去消化内科做了检查,24小时PH监测结果显示,他不仅患有胃食管反流病,而且已经引发了危及生命的喉痉挛呼吸道病!

6次被误诊,一朝查明病因,汪教授百感交集:“医生不应该有误诊,但如果是医生对这种疾病不了解的情况下,我认为是可以理解的。”

在美国成功手术后,汪忠镐院士果断地调整自己的业务方向,把这项技术带回了国内,在二炮总医院创办我国第一个胃食管反流病中心。

记者在令人难忘的2008年,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2008-04-09 00:56:36)引起社会激烈的讨论,很多人在看到这个题目时误以为“自揭家丑”,或者“泄露了机密”。同样,《健康时报》的这篇的报道也被认为是一篇批评文章,也引起激烈的评论。

  《健康时报》是人民日报的子报,不是中央的喉舌也是中央的味蕾,具有很强的舆论导向,本来记者汇报这个素材时,最初的想法也是以批评报道的方向考虑的。编辑部门经过讨论后认为,在一段时间内医患关系紧张几乎成为了一个社会化问题,《健康时报》显然不能把自己混同于猎奇小报,以煽动人们对医院不信任为卖点,而应该更加理性、有责任地引导医患关系,引导公众认识临床医疗的复杂性、多变性,使医患关系沿着良性的轨道发展。最后,我们把文章的主题定位在“服务性”上。

大家要注意,当人们在正确的文字的导引下,有不同的社会效果。文章见报后获得汪院士的高度评价。医院发来感谢信,包括中央电视台的其他媒体迅速跟进,该院的胃食管反流中心的病人一个月内激增,门诊排到一年以后。

    从这个“医学院士被误诊”和“误诊门”的事件中我们得到什么启发呢?当然最近还有很多类似的“门”,这,确实发人深思!

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因为一点点误会,医患双方大打出手甚至闹上法庭的真实案例。

可是这一次,功勋卓著的院士竟被误诊了6次,作为患者,他对此充分理解。因为他知道,这种“误诊”并非出于“故意”,而是由于人们对某些疾病的认识还处于初级阶段。

作为医生,病好后,他首先想到的是更多与自己同病相怜的病友。于是,汪院士提出了胃食管喉气管综合征学说,并在二炮总医院创办了我国首个胃食管反流中心。

目前,全国已经有34家医院开设了胃食管反流病门诊。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西安、杭州、武汉、成都、南京等城市均有此门诊。

   全国临床路径管理试点工作开始了,是否临床路径是解决误诊之匙呢?我认为有几大的帮助,但并非万能钥匙,医生的责任与学识不可能机械地寻径而走。

 

第八百八十八篇•担心(转载)

作者: 马未都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4769e0102e4gf.html

转载原因: 误诊

   我们生活在一个惊恐的时代,天天听着看着各种吓人的消息。本来挺舒服的天气预报,愣是被一场超强的大雨搞得没有了信心,谨慎小心起来,三级风先说成五级,小雨先说成大雨,局部说成全部,天天发着各种颜色的警报;与此相关的部门也变得尽责,高速公路有点儿雾就封路,安全总是第一,再说深点儿责任总是第一。天气预报因此报得有点儿大。

   另一种担心来自看病,医生一吱吱唔唔,病人就嘀滴咕咕。病人最看不得医生在做完一系列检查之后暧昧的神态,尤其是医生问你的家属来了没有?听这句话就还不如听大了的天气预报。过去人看病最怕误诊,把绝症看成感冒,人的一生什么都可以耽误,就此事耽误不起。所以一定打官司,以求心理平衡。

   其实另一种误诊从心理上说更受折磨,即小病说成绝症,这样的事情在朋友身上发生好几起了,有越来越多趋势。朋友身上长了个瘤子,被几家大医院都诊断为癌,要手术,他在公司都开了告别会,临刑前才告知是个冤案。虽然结局十分美好,但长达两个月的折磨与惊吓,让他对人生重新审视,重视思考。

   我们的社会今天在误会中担心,误会越来越大,担心越来越多。过去君子坦荡荡,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即便错了,也能得到谅解;可今天,有一必须说二,说三四都成,就不能实话实说。我们的社会开始进入一个怪圈,怕担责而不怕担心,担责是自己,担心是别人。天下没有一个官司是因为被误诊为癌症,最终不是癌症而打起来的,所以医生们学会了保护自己,先重后轻总是好的;气象局也是如此,大雨没来可以有许多合理解释,如漏报成灾则有人追责。我们的社会就在这样的怪圈中良心远去,责任变虚。

                                                                         2012-11-3

   北京这两天大雪,城区下了雨夹雪,远郊延庆成灾,让天气预报为难了。

                                                                     又及

 

一次因腿麻木胀痛就医引起的思考(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59edc50102x9dw.html

作者:  周志远1979

转载原因: 就医经历

我最近因为右腿麻木胀痛日渐严重而去就医,实际上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只是因为以前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所以没有引起我的重视。最近因为外伤的诱发,导致它严重到不能不被正视了。

我最先去的是北京的空军总医院,空总的正骨科在北京市是赫赫有名的。我一年多前也曾因为腰腿不适去空总看过,当时做的检查没能查出病因,医生据病情判断,认为可能是强直性脊柱炎和早期股骨头坏死。

我自己是一个按照传统医学师承模式进入医疗系统的学医人,我经公证处公证签约的师父就是一个骨伤科的老大夫。

虽然我自己只是把骨科当作合法进入医疗行业的门槛,并没有下力气去学习骨科,但是因为这层师承关系,对骨伤科的疾病,好歹也不陌生。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和强直性脊柱炎和股骨头坏死根本沾不上边。当时的检查排除了肿瘤,我就安心了,作为专门研究肿瘤的医生,见多了肿瘤,对其他疾病我都不太在乎。

今年再到空总,找的是另一个正骨专家。

上周一的下午去的,排队排得很晚,这位专家很辛苦,其他医生下班一个小时了,他的病人还没看完。

六点钟的时候,看到了他终于看到了99号,走廊里还有十几个人在等待。这是他一个下午的门诊量。

等到把我叫进去的时候,医生匆匆忙忙的看了不到一分钟,很肯定的给出了诊断意见:腰椎错位导致屁股一边高一边低,压迫了坐骨神经,所以会有这些症状。

他让我立即去空总医院门口去买专用的垫高鞋垫(实际上只有价格较贵的高低鞋),把健肢垫高一厘米。给了我一个电话,让我去另一家私立医院做检查确诊一下。

我多问了一句,我这种情况大概需要治疗多久才能好起来。医生非常不耐烦的说,这要你先去做检查看看腰椎错位的严重程度,然后才能判断,总之很严重了,不好治疗。

我想进一步的去描述一下我自己的症状,医生已经在看下一位病人,并露出一脸不悦的神情来,我只好从他的诊室里出来了。

我出来后,给我的师父打了个电话,师父耐心的听完了我所有的症状描述后,给出了他的判断,首先他认为腰椎错位这种提法很不规范,接着他认为我不是腰椎错位,而是骶髂关节错位,让我再仔细和医生沟通沟通。

我已经很怕再去找这个医生了,不敢再看他那明显已经很有情绪的脸。

第二天我去了北京的另一家三级甲等医院,挂了另一个骨科的专家号。准备把昨天在空总看的医生要求我做的检查,在这家医院做了,同时也请这位专家给我诊断一下。

这位专家的病人不像上一位的那么多,我排在第三号,他似乎有大量的时间,但是也只看了一分半钟左右,我把我师父的判断跟他交流一下,他听得不耐烦,他自己判断为腰间盘突出,让我先去做核磁共振。

我去做了,核磁共振的结果显示,我的腰椎完好无损,既无错位,也没有腰间盘突出的问题。

我拿着结果来找这个医生,他看了看片子,不假思索的说,读片报告虽然没有腰间盘突出的问题,但是你还是腰间盘突出的问题。旋即开出了他的处方,激光治疗,另外服用包含考酮片在内的多种止痛药。

老实说,我的疼痛根本没有达到要吃止痛药来止痛的程度。

我去收费处划了价,不算检查费,治疗费加上药费一共一千八百多。

我觉得可笑得很。连诊断都没有明确,就按照腰椎间盘突出,而且还要打麻药来进行激光治疗。

我没有缴费,直接走了。

第三天去了北京更有名的一家骨科三级甲等医院,依然是一头雾水的出来了。

我想了想,决定不再去医院了。准备去找双桥老太太罗有明的后人治疗。

在去之前搜索了一下师父所说的骶髂关节错位的相关文章(附带一提,因为我师父在我老家生活和工作,我在北京,找他看病不方便,所以只好在北京就近看病),无意中搜索到北京按摩医院的一个正骨医生的一篇文章。后来发现这家医院离我家比双桥离我家近,我决定先去这里看看。

这是一家二甲医院,接诊我的是一位刚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的小医生。也许因为年轻资历浅,所以她很耐心的听完了我所有的描述后,也觉得可能是骶髂关节的问题。

小医生开了一张X光检查骨盘正位的单子让我去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正是我师父当初所推测的那样,骶髂关节出了问题,骨盘发生了退行性病变。

诊断完后,正骨医生开始给我做骶髂关节复位术,复位的那一瞬间,我的腿感觉到了好久没有过的舒适。

到我今天写这篇文章时,我已经连续去找这位正骨医生做了三次复位,我的腰腿不适大幅度好转,原来麻木胀痛的地方几乎完全不麻木胀痛了。

这个医生并非名医,在这家二甲医院里,他的号也只是普通号而不是专家号。

第二次复位术后,我的疼痛感加强。第三次去的时候,我告诉他实情,他有点紧张。我安抚他,让他放心大胆的去治疗,我告诉他我信任他。

他摸索了大概二十分钟后,最后花了大概三十秒的时间,进行了一次关键性的复位,一声“咔嚓”声后,我腿部的不适瞬间完全消失。

到今天早上,一走路就脚跟痛,脚掌撕裂痛,脚踝扭伤,不自觉的总要翘二郎腿,躺下时右腿不由自主的压在左腿上的所有症状基本都消失了。

而且,自从第一次复位术开始,我的尿频问题就解决了。

我是周一找他做的第一次复位术,周二第二次,昨天周四第三次,今日周五晚上还要做第四次以巩固疗效。

从周一晚上开始,我不再像以前一样一夜多次起夜,我能够一觉睡到早晨了。到昨天晚上,一共四个晚上,我只昨天晚上起夜了一次,而且这次起夜可能跟我晚饭吃得太晚有很大的关系。

骨盘正位无意间解决了我多年的尿频问题,这令我感到很意外。

我查阅了一些医学文献后才知道,骨盘倾斜本身就会导致患者产生膀胱胀痛不适,尿频的症状。

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我的尿频,我自己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研究,希望能够解决它。四处求医,多方寻找秘方,吃药无数,尿频如故。

我去找过包括一位院士在内的泌尿科专家看过,看过的医生不下二十个,但是没有一个医生给出过正确的诊断。

早在1997年,我哥哥就带着我去上海找了一个泌尿科的院士看过,这位德高望重的院士直接认为我就是尿路结石诱发的,按照他的意见治疗毫无疗效。

我过去找过的医生中,西医多认为是前列腺炎或者尿道结石后遗症,其中有一位专家甚至怀疑我是糖尿病,血糖的测试结果否定了他的怀疑。中医多认为是肾虚。也有医生认为是神经性尿频。

我自己把这顶帽子扣在了我父母的头上,因为小时候我尿床过多而老挨他们的揍,所以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挨打太多所以导致我一紧张就尿频。

这么多年,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的医生在我的尿频的问题上误诊了,我尝试过的各种治疗尿频的办法都没有效果。而这次却误打误撞的就治好了。

与此同时,伴随我多年的胸痛也随着这几次骨盆和骶髂关节正位术消失了。咳嗽也一下少了很多。

我曾经患过哮喘,所以我的胸痛很自然的被医生们怀疑为呼吸道疾病引发的,就连我自己也这样想。结果就多次去拍胸片,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我也找过胸痛专家看过,被怀疑为心脏有问题过,也被怀疑为食道有问题过,从未有人想过其实骨盆倾斜也能引起胸痛,甚至咳嗽。

从1998年迈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天开始,我在医书中浸淫了二十一年。为了解决我自己的这些健康问题,我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不但学医,还到处求医问诊。

除了看过院士级别的顶级的专家,我也看过朋友们介绍的各种民间医生,向西医求助过,也向中医求助过。虽然我自己也是学医人,但是求医时一向恳切得很,对医生们也极其尊重。

我不认为我求助过的医生中任何一个医生水平有问题,虽然部分医生确实态度冷淡,但是多数我求助过的医生都是医德高尚的。

但是他们都没有解决过我的这些问题,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我的这些问题会是骨盆倾斜引起的。

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惭愧的说,在这之前,我根本就没有想过骨盆倾斜会引起这么多的症状。因为我根本没有认真的去学过骨科。

可见我们寄予厚望的医生们,在自己专业之外,与非专业人士一样存在大量的盲区,我自己也不例外,全球的医生们可能没有几个不是这样的。

有多少疾病,不能被治愈,仅仅只是因为我们所找的医生们,还存在太多的未知领域?我们追逐名医的光环而去,又有多少时候不是在盲目自误?

这次就医的经历,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无知,看到了同行们的不足。深深汗颜之余,也意识到了自己尚需要学习太多的知识,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知识渊博,见多识广的学医人。

自古至今,因为患病,四处医治无效,转而信神者大有人在,人类之所以产生对鬼神的迷信,相当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摆脱不了疾病和死亡。假如医生们能治愈所有患者,相信世上会少掉很多迷信鬼神的人。

这两天我在业余时间看《全球通史》,正看到欧洲文艺复兴的章节,这本书的两位作者分别是英国的历史学家乔治威尔斯和美国的历史学家卡尔顿海斯,作者在书中提到文艺复兴最大的贡献就是让人们意识到了“知识就是力量”,把人从对神的迷信中解放出来了,促进了人类知识的大爆发。

不可否认,我们每个人对知识都还太缺乏。我认为医生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谦卑的一群人,因为医生们的工作虽然偶有成功,但是更经常的是要与失败相伴。每次治疗失败都会提醒我们,我们离“救死扶伤”的目标还太远。

在求知的路上不要止步,因为我们还有太多的未知。在他人面前永远不要傲慢自大,因为我们和别人一样,存在大量的认知盲区。

最后,在本文的末尾,笔者简单科普一下我刚刚学到的骨盆倾斜的相关知识。

如果把人体当作一间房子来看待,骨盆就像是这间房子的地基。骨盆倾斜了,地基就歪了。

有很多原因可能会造成骨盆倾斜。常见的是外伤(我想我自己应该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受了外伤而发生了骨盆倾斜)和女性怀孕分娩引起,另外,长期的坐姿不正或者走路姿势不正,也会引起骶髂关节错位或磨损,进一步引起骨盆倾斜。

骨盆倾斜后,患者就会出现高低肩(一侧肩膀高,一侧肩膀低)和长短脚(一只脚长,一只脚短)现象,两侧屁股也不对称,甚至有部分患者还会引起大小眼(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现象。

长期的骨盆倾斜不但会带来一系列的健康问题,还会影响患者正常发育,所以经骨盆正位后,很多患者的身高增高了。

腰腿胀痛麻木是骨盆倾斜引起的最常见的症状,走路时脚跟痛,脚掌撕裂痛,脚踝经常扭伤,膝关节经常不明原因的受伤或出现紫癜等现象,均可能是骨盆倾斜引起的。

骨盆倾斜的患者还喜欢不自觉的翘二郎腿,站立或者走路时,两条腿承重不一样。轻微者一般不易察觉,年深月久之后,就会造成较为严重的症状。

骨盆不正的患者在照相时总会被摄影师提醒头要摆正,脖子歪了。骨盆不正是颈椎病的一大诱因,地基歪了,整个大厦自然也就会倾斜。

骨盆不正还会引起胸痛和咳嗽,因为骨盆倾斜后,胸椎也会受到压迫,所以胸口阵阵隐痛在所难免,尤其在疲劳过度时,更是如此。

骨盆不正的患者经常会有膀胱很胀的感觉,并出现令人十分苦恼的尿频现象,这是因为骨盆倾斜会压迫膀胱。如果你没有任何诱因的出现尿频尿急现象,不妨去查一下自己的骨盆,看看是不是骨盆倾斜所致。

骨盘不正还会引起患者便秘,易乏力,心慌气短,出现类似心脏疾病的症状。

最后,祝每一位读者都健康愉快,希望每一个医生都能不断的读书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更好的为患者解除病痛。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

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

个人网站:www.zhouzhiyuan.com

医院看病费用水很深(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80412082_0_7.html

作者: 会说悄悄话的鱼的博客

  不久前,我看到一条旧闻,说从某年的5月19日始,北京市50家医院警务工作室统一挂牌启动,200名民警将陆续进入医院警务室。消息还称,在此之前,沈阳的警务工作室已运行6年。事实上,这些年来,许多地方也在医院都设立警务室,警察纷纷入驻。当我看到这则消息之后,心里却不是滋味,为决策者们能作出在医院设立警务室这样的决策而难过而愤慨。  

    或许,决策者们认为在医院设立警务室是为了能够及时调节医患矛盾,解决愈来愈多的医闹事件。但决策者们却不能认真思考一下医院和患者那个是弱势群体,医闹的根子在哪儿,人民警察到底为谁服务,到底在保护谁?决策者们为什么不想办法来约束和规范医院和医生的行为?

   不言而喻,医院是强势群体,而患者则是弱势群体。患者只要到了医院就象砧板上的肉任医院宰割了。没听说哪个患者到医院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医闹。之所以闹,是因在治疗过程中医院和患者结了梁子,患者不得不去维权。我认为社会上出现的大多医闹都是因医院或收费不合理或医生在治疗中缺乏职业操守而引起的。政府应正确对待这一问题。采取措施保护弱者,而不能动用警察大棒来打压弱势群体。

    许多医院存在问题很多是不争的事实,有些医院或医生的职业操守赶不上小商小贩现象也是普遍存在。从我的亲身经历或听说的医院看病费用存在的猫腻现象上,可窥见医院潭水到底有多深。

    前几年的一天,因牙疼我到公立口腔医院看病。去的时候,我还是找的他们的院长。他们的院长热情的给我介绍了一位牙科专家。没想到这位专家先生,简单看了我的情况后说,这颗牙要拔那颗也要拔,算了算需要拔7到8颗,并且着手要做手术。我一下子晕了,人一共才几颗牙就要拔这么多?同时,我问这位专家镶一颗牙需要多少钱?这位专家建议我镶8000元一颗的,我更晕了。我算了以下,光镶牙就要花费5、6万元。俺不是大款,俺也不是大腕,哪来那么多钱?虽然院长说给俺优惠,俺还是不敢看了。我以单位事情忙而拒绝了手术。当我回家和在医院工作的老婆一说,老婆笑着说,别听他们忽悠了,我给你介绍一个,花钱又不多,水平又很高,包你满意。我说哪有这样的好事?老婆说晴好的。一天老婆和我到他同学开得门诊看牙,当我把那次看牙的经历一说,没想到医生笑了。他说,人身上的器件还是原配的好,能不去就不去。牙一旦拔了就不会复出,他认真看了牙的状况后说,最多拔两颗,其它的稍微修补一下就ok了。没想到,在老婆的同学那儿只看了三、四次,花了不到一千元。有人会说,是不是老婆的同学给你优惠的太多了,只要了成本费?不是的,老婆的同学钱没少收,只是没漫天要价。女儿的牙也不好,非要让我和她到正规医院看,我和她还是到的那家医院,没想到医生漫天要价竟把女儿吓跑了。现在好多医院的医生看病漫天要价,看病费用高的离谱,让患者很受伤。1000元竟然和5、6万划上了等号。不知医院收费有没有标准?

    前几天,和医院的一个朋友吃饭,他讲了这么个事例后说,真没想到医院的水竟是这么深不可测。他说,他的一位朋友有一天的上午十点来钟让他帮忙找个医生做个小手术。没想到,在医院工作那么多年的他找了五个同事之后,却有五种说法,并且差距竟是这么的大。他先找到医生A,A说先拍个CT再说,然后急匆匆的走了;他找到医生B,B对他说,现在实在太忙了,他这个手术要等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做;他接着找到医生C,C对他说,先住院观察观察,至少要住一个星期的院;他又找到医生D,D说,先办理住院手续,然后再验血、再做CT,三天后看情况后再做手术;最后,朋友找到医生E,E看了病人情况之后对朋友说,上午的十一点做手术,没想到不到十二点手术就做完了,并且非常成功,整个手术费用不到二百元。医生E说,这种手术根本用不着CT。在同一家医院,还是在医院工作,找了五个医生,却有五种答案。如果按照前面四位医生所说,又是CT,又是住院,又是输液,这个小手术不花费五千元以上才怪呢,最后只花费了不到二百元。医院的工作人员都这样,何况普通老百姓呢。可见,医院看病收费猫腻多多。

    因此,我建议大家,到医院看病如果情况不是很急的话,也可象采购物品一样货比三家,否则你就会花好多冤枉钱,就会被宰。

    还有一件事,令人深思。我的一个同事上小学的儿子,在上体育课时摔了跟头,感到头晕。同事便和儿子到一家医院就医。没想到,医生二话没说,非要给同事的儿子做开颅手术。同事坚决不同意,便和儿子到济南某家医院就医。没想到济南这家医院的专家告诉同事,根本没事,吃点消炎药就可以了。同事在医院拿了点消炎药,第二天同事的孩子就活蹦乱跳的去上学了。事后同事后怕的说,如果听了那个医生的话,儿子要是开了颅不傻也会呆。

    当然,也不能全盘否定所有的医院和医生。还有好多好多的医生就像白求恩那样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天职,在那特殊的岗位尽职尽责、默默奉献着。但是我上面所说的现象也是存在的,也不是个别现象。希望政府的职能部门切实加强医院和医生的管理,对不法医院和不法医生进行严厉打击,还医院和医生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