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牙刷不适合中国人的牙质,建议国人慎重购买和使用。(转载)

转载原因: 我也用过一段时间电动牙刷,后来不用了,原因是一直不顺手。这篇文章声称电动牙刷造成了严重后果,我很怀疑作者可能也和我一样,没有摸到使用电动牙刷的诀窍。当然,作者的结论也可能是真实的。

作者: 钟棂子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1bc0020102vdw1.html

我是最早使用电动牙刷的傻帽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了。使用电动牙刷后不久,老是牙疼,开始并没有想到是牙刷的原因,走过好多大医院,检查、照相、化验多次,都查不出原因来。大医院的专家建议我拔牙、、、于是,只好拔了一颗牙。但,拔过牙后屁事也不顶,牙照疼不误。
牙疼也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又一次走在路上,牙又疼起来了、、、实在忍不住了,有病乱投医,就找了一家街头门诊部求治疗。进门后大夫们都忙,只有一个在这里实习的小女孩闲着,于是就求她先给看看。她也不客气,拿个竹片撬开我的嘴巴就看起来、、、。看了一下她就惊呼:你用啥刷的牙,把槽牙的角质全破坏了,连神经末梢都露出来了,不疼才怪呢!
一句话警醒梦中人,我突然想到电动牙刷—-一定是它造的孽!
于是,我在她那里将牙简单补了一下,回家将电动牙刷全部扔掉、、、
自此,万事大吉,牙、再也没疼过!
想起因拔牙在大医院遭的那个罪,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找到了给我看牙的那个权威专家(我们是熟人),和她理论。
没想到,她也正牙疼着呢、、、听了我的陈词,她就笑了。
她说:谢谢你,我的病根也找到了、、、
原来,她也在用电动牙刷。
当然,她用的牙刷是厂家白给的—-求她给做宣传推广。
你说气人不气人!
后来我们一起探讨过,认为:外国人是食肉动物,牙质较硬,用电动牙刷可能没事;中国人是是食谷动物,牙质较软,用电动牙刷纯粹是自找残废。
她还说: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就电动牙刷的安全性咨询她,这回她可有话说了!

不仅如此,我个人体会到:外国配方的牙膏也不适合中国人。
许多人的口齿病久治不愈,和使用外国配方的高档牙膏有极大的关系—那东西腐蚀性太强!
不信、让他们换成中草药牙膏试试,立马见效。

通过这次牙疼的治疗,我体会到:
有病尽量别去医院,特别是大医院,除非你活涨月了。因为“看病的,要命的;卖药的,劫道的”,大医院就是赚钱机器,大多数医生根本不会看病,神马砖家、叫兽、猪任、、、全是唬人的货。为了赚钱,他们根本就是:没病能给你治出病来;小病能给你治成大病;大病保证能给你治死;死了也不行、、、还得治,一直治到你钱包里的老人头全部死光为止!
治病、治病,意思就是病全是医生治出来的,不把好人治出病来,那医生吃啥?

不得已去看病,就找刚出道的医生。因为他们还天良未泯,拿你当人来对待,看病也相对认真。
而老油条们根本就是拿你当赚钱的工具,至于你是死是活,他们都麻木了,根本就不关心。

不过,靠人不如靠自己。买几本医书,好好看看。平常多注意卫生,加强疾病预防,有点小病自己就治了,比上医院强百倍。
只从牙痛误诊后,我是二十几年没进过医院大门了。这二十几年,我连感冒是啥滋味都不知道了、、大小病见了我就跑!
哈哈、、、、
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好:医疗工作,必须以预防为主、、、

 

 

我的神经性耳鸣的康复曲折之路(转载)

作者: 卫医师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7d48c80102eku0.html

转载原因: 看上去好像是真实的经历

我的神经性耳鸣的康复曲折之路

(2014-06-01 15:12:27)

这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现代高节奏的工作生活,让我在一夜之间患上了耳鸣之病。

去年,我自己经常会接到患有耳鸣的求助电话,当时我自己就患有耳鸣,不能给患者以肯定的回答,虽然在按摩工作中也调理好几位耳鸣患者,但我对这样的患者还真没有十分的把握。

我因为去年突然患上耳鸣这个病,有时候闷响,耳胀、有时候高频嘶嘶的响,有时候是脉搏跳动似的响,有时候像闪电嗤啦啦的响,很难定位是哪一种具体的响。有时候劳动用力后会加重,有时候夜晚会更响,有时候洗头后会更响,有时候爬了电梯后会呼呼的响,有时候听了迪斯科噪音会更响。为了找到原因,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因为工作忙,就图个省事,找了6个就近的坐堂老年和中年医生开方,一个一个排查吃起中药来。

去年得病时,正好我调理好了一位耳聋患者,他病好了,我却突然患上了耳鸣,那段时间确实工作太忙太累加之心情有点郁闷,就在一夜之间右边耳朵像有蚊子似的响了起来,虽然当时声音不大,但感觉很烦人,头晕但不恶心。那些佛教人士对我说:那是别人的业障病,因为你给他治好了病,那鬼就找到你了,我听了有些不敢完全相信,但感觉这个耳鸣确实就像鬼一样纠缠着我不去,尽管这辈子没见过一个鬼。有时耳鸣在半夜把人吵醒,心情也变得焦躁,在提重物上电梯时耳鸣更厉害,回到家耳朵久久回响之后声音才逐渐减弱,我知道电梯里缺氧,加之可能气虚的原因,自然会加重响声,脑袋里缺氧了,耳朵得不到足量的养分空响回旋得更厉害!更多时候是吃着饭时响得更厉害,因为血液都跑胃里了脑就缺氧了,有位坐堂医生说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可他哪能身同感受呢。

因为每吃一位医生开的药,没有感觉任何效果,而且吃了汤药感觉脸色发黄,就不再想吃了,有的药吃了可能更上火,反而响得更厉害。有的药吃了反而伤了肾阳起夜几次,我知道是药三分毒,也不能长期吃下去呀。

我的外地指导老师,一个中西医医生告诉我,这个病目前不好治,他说他母亲也是40多岁就一直响到90多岁不愈。但因为我有不是很容易放弃的性格,我一定要把它攻克。我想起我母亲也得过严重的耳鸣,也是我给调理好的,她的岁数比我大,我应该更有希望。

我们楼下有两个高电位免费理疗店,我有时也会去做一些理疗,希望对这病有帮助,但坚持半年多坐下去,感觉一点效果也没有,尽管有的老年人说有点效。

我一直在吃国珍花粉,为了治好这个病,我加量了吃,吃了段时间效果不明显,但感觉抵抗力好些,头不再晕了,体质变得强壮点,当然我自己也按摩了一下颈椎,放了些血,最后头不再晕了,剩下耳鸣。我自己也在药房买了几样不同病因的治疗耳鸣的补肾药,但还是一点都不见效,吃得最多时间的是滋阴的六味地黄丸,但一点效果皆无!我知道这个药的副作用所在,自己平日里也有食疗基础的,不可能会肾虚到那么严重的程度。

据说这个病治疗要及时,我自己拖了好长时间才去医院看。那个年轻的女医生拿内窥镜迅速的照了一下内耳深处,听我说是在安静时响得明显,就断定我得的是神经性耳鸣,开了20多天的甲钴胺,烟酸,B1,她说:你吃了20几天若无效再来输液,但输液不一定就有效果的呢。我很感谢她给我说了实话,否者我可能会去输液的。

我一向不相信西医,但我还是试一试吧。我吃了一天烟酸,感觉全身细小神经发麻,脖子脸火辣辣的感觉,恐怖感很强,我从未有过这种全身电麻的感觉,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死了,我想:索性就体会一下频临死亡的感觉吧,我没打120,但最终害怕了,不敢再吃了。我的指导医生说:减量吃就好些。我就减量吃,吃了几天,感觉一点效果没有还那摩难受,就放弃了。后来我仔细一看那烟酸的说明书:有肝毒性,那说明书的字极小,当时也没看,这次看到有副作用我就不再吃了,当然病又好不了。

我的一位老乡是做中药无限极的,极力推荐我吃她的保健品,说是她自己也曾耳鸣吃好了,我想起她吃了至少8万多的产品,也不再想去做这个实验了。

我又到家门口的天坛中医院看,那位医生首先让我查了肝肾功能,结果正常得要命,只好给开了两盒龙胆泻肝丸,吃了一点无效。又找同一医院的中医大夫,那位医生不把脉,直接叫我输15天的液,我因为一向反感输液,扭头就走了。我的指导医生让我去做高压仓,吸氧什么的,因为我有患者以前也用过这方法治疗,但也反弹了,故我没有采纳这建议。

我又在网上找了一位据说专攻有术的专家级名老中医,那个医生让我吃汤药,但花费很昂贵,而且要吃连续吃三个月的汤剂,说不能保证有效果,正谈着,那时正好家里来客了,我没时间去拿药,那位医生很有些不高兴了,并记住了我,再次找他时他很不耐烦的大声说:你不是上次来过吗?因为他的态度,我只能灰溜溜的走了,也许他看出我没有诚意吧?

后来有路过体坛中医院,随便转悠一下,才知道那家医院可以照片子,就照了颈椎片,结果正常得很,又推开推拿科的门做了一次推拿,感觉还不错,但耳鸣只管了几天就又响起来了,但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很感谢那个推拿师,他至少告知了一个重要信息:找中医推拿有希望!

我又抽空去就近的东方医院,排队很麻烦,但也很想了解了解他们能有什么高招。

那位年轻男中医简单把了脉,开了三个月的杏灵分散片,调血脂的药,我没要,因为我知道我血脂极为正常。他们让我做一个疗程的耳针和微波治疗,费用倒不贵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排队去扎。因为我自己就能扎针。这之前我在医院也扎了三次没一点效果!只好放弃,我有时给我的客人聊到我的病,他们说:你还会生病?我只能莞尔一笑,他们哪里能知道一个中医按摩师的辛苦呢?

虽然没去做微波仪器治疗,但心里还是有点遗憾:万一有效呢?但我还是惴惴的犹豫着没去。

后来看电视专家天天狠命介绍补肾佳品玛卡,销售员很肯定的说能治,我又一口气买了三个月的玛卡片1800元,吃了半瓶感觉不是很适合我只好送人了,很担心是假货,连送了人心理也不安,怕把人家吃坏了,好在没听家人说什么吃坏肚的。

可能我有一点犟劲吧,我又在网上咨询多家所谓权威专科耳鼻喉医院,看他们有什么绝招,但每一次咨询都是极力想我去就诊花钱,费用都不菲。后来一位小姐态度确实很真诚,让我感动了,约好上午赶去了那家很远很远很偏僻的军队医院,首先让我赶快去交钱,做几项仪器检查,也跟东方医院一样的重复做了耳测听,检查完,又排了很久的队,教授亲自用那个很硬的钢钎仪器伸进鼻孔里检查鼻子,忍住难受,说是有很严重的慢性肥大性鼻炎,教授当即让我做繁杂的长时间疗程的治疗,如下鼻甲注射,鼓膜按摩等等,费用要上万,我放弃了,因为我太不相信我的鼻子会有这麽严重的问题了,更没这时间,离我太远了。当时感觉那个教授和护士有点诡异,直觉上不信任。后来跟一个朋友聊到此事,那个懂中医的朋友笑话我差点拿自己的鼻子做了西医的活体试验。当时那里有好多老年人挤在屋里用仪器做理疗,感觉有点滑稽的样子,据说是进口仪器,运用高科技仪器手术治疗后的一种后续理疗,可能他们有的是时间,也可能报销,很少花自己的钱。我暗想:有多少人做了手术仪器的实验品呢。

我又回家自己给自己治疗鼻炎,我得承认自己有点鼻炎,但不至于需要注射治疗,况且注射治疗的副作用让谁来买单呢?自己按摩,矫正,吃国珍消炎作用的产品,感觉有些改善,但耳鸣没有明显效果。这期间我在外面养生馆办了几张卡,足疗卡,精油开背卡,推拿正骨,两家养生馆都办了卡,但按摩下来没有一点效果,反而有些生气,因为有的人做的太不专业太敷衍了,一旦办了卡就忽悠,或许是我的要求有些苛刻。

一天抽时,我又拿着化验单去友谊医院,去了两次在路上家里又来客了,只能往回赶。一次终于见到了那位有医德的年轻医生{据说是不靠开药赚钱挂号费贵点},他指着我的化验单说:你的病还是神经性耳鸣,上次那家医院是严重的误诊,图片上显示你的耳朵光锥根本没有消失,他们目的是想赚取你做鼻子的手术费,这位医生给我说了实话,我很激动,握住了他的手,表示万分感谢:他让我悬着的心不再不安!拿了他开的甲钴胺和B1,回家认真吃了起来,凭这对他的信任也得吃了。

这次没吃那副作用大的烟酸,吃了一个月时间感觉效果不是很明显,说明书上写的偶有恶心呕吐的副作用,感觉胃越来越不舒服了,我知道长期吃药会伤胃,就放弃了。这之前还是吃了几盒银杏叶片和软化血管的脑部芦丁{我也怕中风得预防一下},效果不肯定而放弃,自己又买了补肾健脑丸,没吃完送给别人吃了,至于有无效果也不知道了,因为没有坚持吃下去,但感觉这个中药有改善睡眠和增强性欲的作用。

因为耳鸣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我逐一排查,之前首先我买了新彩电,把那个有点叽叽尖叫折磨我耳朵的旧电视给卖掉了。

最后断断续续的吃了这么多的药,当然还吃了谷维素调节植物神经紊乱的便宜药,最后还是耳鸣,我想:可能如协和医院的一位教授所说:就让耳鸣成为你的终身伙伴吧,心理坦然接受它吧。

但我还是不死心。

我想:我回老家修养一段时间,去休闲会爬山,免疫力提高了,可能这病自会好的,但目前哪能有这个机会去疗养呢。

不死心!我要治好我自己的病,就如以前我自己攻克自己的顽疾一样,奇迹会出现的,我相信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医生,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了。

我不怕花钱,在寻求健康的道路上,我可以少穿几件漂亮衣服,也要拿钱买健康,这是我一向的主张和傻妹子性格。

我又接触了一个直销产品,我看见了那张产品介绍单上一句话:迅速修复神经系统。但那张单子很快在百忙中丢掉了,但那句话始终没有忘记。由于长期断续的吃药,加之工作生活不规律,我的胃终于有些不适了,泛酸,胃胀时时缠绕着我,我知道这里一定有长期吃药一半的功劳。

我在他们长达半年之久的简单不专业的介绍下,我没有动心,最后在一位民间医生的介绍下才了解到这个产品的真正内涵和神奇之处,我一口气买了上万元的产品成了优惠顾客,用就成套使用吧,我也没寄望那产品能治好我的耳鸣,因为专门治疗耳鸣的药都不行,这个广泛调理的产品能针对这个病有特效吗?  但还得让时间来说话,最好的疗效是时间,只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用那个产品外用以消除我有隐藏性慢性中耳炎的可能,因为我有过耳痛的经历,但没流脓。我知道那个药消炎很厉害,又吃了一小瓶生命原液营养我的神经,一瓶没喝完,我的耳鸣有了一定的改善,那是甲钴胺药物无法并论的感觉,也就20来天的功夫啊,但耳鸣没有消失,只是减弱了一点。我吃的量很小,没有一点副作用,外用药抹在胃脘处,胃很快消炎消胀好转!几天的功夫,胃好了,意外啊。

我知道再好的营养也代替不了按摩,得综合性的调理才能固本。

奇迹,这是医学上的奇迹,我相信现代人得病原因与以前大不相同,以前人得病多是风寒湿等,而现代人多是内毒,吃的东西毒素太多没法回避,以前治疗有用的药物有的不能适应现代人了,故很多人吃药效果不显。

也许你有的是金钱去治病,但我想很多白领是没多少空闲去医院折腾的。我想起了20多天前,我顺路又去了一次体坛中医院,故意找上次那位医生,让她给我开治疗耳鸣的中成药,她也许已经不记得我以前的病因了,她开出了与上次病因完全不同的药,我没有生气,我知道疾病是变化的,就是误诊也是很正常的事,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

脾胃好了,什么病都会好的快,但耳鸣绝不是那摩简单的就能好。

治疗很多病如果先排毒,对于疾病的康复可以让你事倍功半,这是我的一点小经验。当然必须有好的排毒产品,我用的是世界专利产品,国际领先科技10年的产品,不错,感觉有些幸福了,尽管我一个朋友有些反对我用这个产品,他怕我上当。

神经性耳鸣,据说是世界难题,但我还是要把他攻克,我不相信我会如一位教授说的让它终身与你为伴的认命。

上次那位老中医给我直接摊牌了,她说:耳鸣是不好治的病。

我为何有时不耳鸣?干活劳力时会有加重;有时候在夜晚会加重?我反复思考,这一定与血瘀有关,因为劳动时筋肉紧张,夜晚时温度下降,这些都是血瘀加重的原因。

上帝,我终于悟出了这个道理,于是我自己天天按摩,几天后耳鸣彻底攻克!

我反复验证,去听噪音,去洗头,去体力活,我发现耳鸣不再有了!

这个病真的离开我了?真的,真的,是真的,只有默默的自己为自己喝彩了。

难道这段时间我念咒语起了作用?哎,那是迷信,相信科学吧。

我想起了有人说过一句话:西医把治不好的病定义为世界疑难。其实中医一句话可解决:万病之根源在于淤,希望我的病不是个案。

之后的

前几天在公园碰到一位老阿姨,神经性耳鸣,在大医院连续不断的喝了两年汤药,无效,她说:协和医院说的,神经性耳鸣没治。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否?

这个病困扰了我一年有余,反复折腾,因为时间长,我就写得有些凌乱,病好了我才公布了这个故事,希望不要笑话我,今天我把那些以前买的一大推治疗耳鸣的药送给了一位老中医。

总之:还是自己的按摩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以前花的时间和金钱就算是一笔人生财富吧?呵呵–

真理:实践出真知啊。

这个故事是我自己的,真实,我没有说一句假话。

回归自然,还是那句老话:没有单纯就没有伟大,成功的往往是简单的。我的那位老中医指导老师,没有把这个绝招告知我,让我折腾了一年多,但我没有恨他,他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因为他当时要我给他买烟才告知我秘诀,因为我不是很相信他,他这次太利益攻心了,他说他给一位老干部点穴一次就治好了耳鸣,那个老干部当即送了他一些好烟好酒,他很得意,逼着我也给他买烟才告诉我秘诀,我有些委屈和无赖,失去理智了,生气的对他大声的说:你因为点穴治一次就治好了耳鸣,就膨胀了?!骄傲了?!我不是前几天才给你买烟了吗?其实,他不是我的老师,但我很尊重老中医,故主动给他买了几次烟,那个烟在天津没有,他不方便买。

后来证明他即使告诉我,也是错的信息,滴鼻液能治耳鸣吗,后来电话聊天时他告知我的是西药庆大霉素,我用了一次就放弃了,感觉不对,立马撤退,因为副作用太吓人了!

这都是后话。

因为病好了,我有些开心,今天特给他买点两条他很喜欢的烟给他寄去,因为我对他说过:我的病好了就送你烟。

我不会食言,尽管是自己治好的。

感谢上帝眷顾了我!

这个真实故事让我再一次验证了自然疗法的伟大性,但我确实走了弯路。

请原谅,我没有写出按摩的秘诀,但至少你得到了启发,这是我的代价所得,只能为耳鸣患者服务时才用上了。

不得不说一句:我有些怨恨以前那位西医给我吃的抗生素,糊涂啊,两年之后,同样的胃病,我自己用秘方治了,证明以前的西药抗生素是错吃了!它的伤害该谁为我买单?

多少人还在重复多少的错误?不想说这些了,“回来吧,故乡的云”,回归自然。

一年后又突然得了颈性眩晕症,以前得耳鸣头晕其实是前兆,当时休养就不会发展到后来的病,长期劳累过度,居室三年不见阳光,阴寒重,夏天流汗时长时间吹空调,加之气血肝肾亏虚,积劳成疾也!

得了病,才知道健康是多么宝贵。

疾病的恢复需要时间,也是一种人生的深刻体会吧,健康的一天会到来,只有经历了才有发言权。

营养加中药汤剂,按摩、膏药、针灸、锻炼我康复的最佳选择。

很多病是符合病,单一的治疗是很难康复的。

甚至连风水很重要,住错了房子,病也会找到你,不得不信!我自己深有体会,去别人家就不晕,回到那个住房里就晕,与空气不流通,命相不和都有很大关系。

吃了亏,以后一定要选择好风水,适合自己命相的房子居住。

不过,感觉有一个中成药不错,叫益气聪明丸,药房不好买,网店有买的,综合型耳鸣可以一试,加之按摩很好。

 

赌一把的隐居(转载)

作者: 会说悄悄话的鱼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189b20102vt63.html

转载原因: 癌症也能治愈。现在癌症能治愈已经不是神话,例如李开复、聂卫平、陈祖德、藤泽秀行等人都曾有过患癌的经历,但都能够常年正常活在世间。藤泽秀行甚至在得过两次癌症的情况下,还获得过日本的围棋比赛冠军。不过,他们都获得了很好的医学治疗,但本文的情况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的方法来治疗的且效果不错。看上去是真实的,因为通读作者的其它博文,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朋友隐居外地山野,并不像朋友说的那般潇洒,其实他有一个不愿透露的隐情。他罹患了癌症,在医生宣判他无期徒刑之后他做了一个赌一把的惊人之举:换环境,隐居起来,与癌症抗争。没想到朋友赌一把的心态,却延续了他的生命,赌赢了。

当年,朋友隐居外地山野曾让我感怀了一番。也是由于好奇的原因,曾与夫人一起历尽艰难险阻寻找到朋友隐居的地方。当我第一眼看到朋友隐居地方的偏远与简陋曾让我瞬间潸然泪下。当听朋友兴高采烈的诉说他那惬意的隐居生活时我的心才释然,揪着的那颗心才放下。当年,也曾怀疑朋友是否受到打击或遇到人生难以迈过的槛,也曾刨根问底朋友选择隐居生活的真实原因和目的。朋友只是否定了我的猜想与判断,一脸诚恳的告诉我他的选择只是讨厌了喧嚣而又污浊的城市生活,烦透了人与人之间的虚伪,早就有了卸甲归田的计划,而隐居的真相却被朋友的一派善言所蒙蔽。即使在与朋友相处的几日里也没看到他心理和身体有异常的变化,种种假象让我真的相信他之所以选择隐居生活的原因。

要不是朋友从隐居的地方归来,要不是朋友的同学为他接风,他那隐居生活背后的真相还真的难以揭开,我仍然会被蒙在鼓里。

那是一个周日的上午,隐居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从外地隐居的地方回到我们这座城市。听他回来了,内心在激动的同时也想会会他,便赶紧告诉他中午我要为他接风洗尘。他说下次吧,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两口子能赴约我就很高兴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没再和他推辞。

那天上午不到11点,我便到达朋友指定的酒店。当我刚刚推开朋友的包间,一眼看到一个容纳20坐的圆桌围满了人。房间里欢声笑语,气氛热烈。朋友见到我立马来了个熊抱,然后便向大家介绍了我们两口子。接着一一介绍在座的人员。他最后说,在坐的都是他的初中同学或高中同学,由于他悄然的离开,同学们一下子与他失去了联系,大家在担心的同时也很焦虑、紧张,但一听说他回到这座城市的消息之后,高中和初中时的班长分别把要好的同学邀了过来聚聚,除了叙叙同学之情之外也想探明他玩失踪的真实原因。当获知是他们同学聚会,我想与朋友简单一叙之后逃离他们的聚会,没想到朋友夫妇硬硬的把我们两口子按在了座椅上。

当美味佳肴摆满了桌,当高脚杯斟满了美酒的时候,坐在主陪位置上他的高中时的班长也是一位腰缠万贯的企业主W发话了,他简单叙说了自朋友玩起失踪之后同学们的担忧之情,又说同学们很想了解他玩失踪的原因以及近况,同学们都很关心他、紧张他,然后W要求朋友自我介绍玩失踪的原因以及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

面对同学们一双双焦急而又期待的眼神,朋友慢慢向大家道出了他那隐居生活的真相。

朋友说的第一句话便把他的同学和我们夫妇震惊了。

朋友说,他在一次查体中查出了癌症,更为残酷的是医生要让他本人去取查体结果。当朋友来到医院一看查体结果带有Ca时,便知道自己患上了绝症-癌症。他说,当获知患上了绝症的瞬间,真的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似的,总感到天旋地转天要崩塌,没有泪水只有心痛,也在暗暗指责上苍为什么对他这样的残忍、不公。朋友说,他也不知怎么出的医院,也不知在外面游荡了多时,当华灯初上时他才打的回家。回家后,他没有告诉妻子得癌症的事情,只是说一切都好。当晚,喜爱吸烟和喝酒的他从家里拿出几包烟一瓶酒独自来到我们这儿一处著名的湖泊—眼明泉公园一片隐蔽的地方,开始认真思索他的人生,重新调整规划人生目标,考虑如何应对癌症,计划身后的事情。他说,当他把带去的那几包烟抽光了带去的酒喝尽了的时候,他把一切事情也想明白了也计划好了。第二天吃罢早餐,他才把患癌症的实情告诉了妻子,他妻子两眼瞬间泪汪汪,人几乎傻了。他说,他劝慰妻子不要倒下要坚强起来,今天陪我到省肿瘤医院找专家看看情况到底怎样。朋友说,当他们来到省肿瘤医院,专家虽然又让他做了一遍检查,可结果再次印证了当地医院的结论,并且情况比之前还要糟糕-癌症晚期,并告诉他剩余的时间不多,建议朋友住院接受手术治疗。

如何应对癌症晚期治疗,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方式?

朋友告诉大家,他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持久的思索,最终选择放弃手术治疗。他说像他这个年龄的市里某重点企业的老板、市里担任市级领导的官员、某局的局长、某乡镇的人大主席等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上了手术台后花费了巨额资金最终只活了几个月,伤口还没愈合就到马克思那里报到了,生命质量太差了。他说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赌一把?他说,看来我赌的这一把是对的,目前我已经超过了之前说的那些人手术之后在世上存活的时间,更何况我目前健康状况良好,心境也不错,比那些人更经济更划算,更赚了。

朋友告诉大家,他所说的赌一把并不是放弃治疗而是放弃手术治疗,他要采取环境疗法、医药疗法和信仰疗法。朋友告诉大家他采取的环境疗法就是挑选一处环境优美、僻静而又远离都市的地方,这是他选择外地山野隐居的主因。他说,自患上病之后一辈子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也开始信仰佛教、道教,经常不断的到寺庙求香拜佛。他还说,他并不迷信,在信仰多样化的同时并不排斥科学,他和北京的一位专家建立了密切联系进行基因疗法。

从朋友平和讲述的言语根本看不出他曾经与死神进行过激烈的拼搏,就像风平浪静表面的背后却掩藏着惊涛骇浪的真相。他讲的那么自然,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也是从那我才第一次知道朋友隐居生活背后的真相,也才为朋友的身体健康担起忧来。

大家期待他详细讲述他的环境疗法。他说隐居的地方南面有两座水库,山上郁郁葱葱,环境异常的优美。他说,现在过起了真正的田园生活,家里养了一群鸡,养了十几只鹅还养了几头猪,院子里外种植了大量的蔬菜,还在山上种了苞谷等。说到这儿,他的妻子爆料说,哪像曾经的大老板每逢集市时还和老太太抢白菜叶呢,有时急的还白犟呢,大家听到这儿严肃的表情便被哈哈大笑所代替。他接着说,他每天的生活很充实,早上到山顶上打打太极拳,回来后和鸡们、鹅们、猪们对番话,下午到不远的温泉泡泡温泉,生活开心着呢。

他告诉大家不要担心,他越活跃明白了,能活一天赚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

当大家听到这儿愁眉也舒展开来,虽然还有点担心他的生命健康,但被他乐观的对待病情的态度所感染。他的初中班长M说,你真的活明白了,无论健康与否人人都应该活快乐一天,幸福一天,你有这样的心态大家也放心了,并祝愿你与病魔顽强的搏斗,争取战胜它。班长的话也代表了大家的心声,在一次次推杯换盏中大家都在祝福他。

幸亏吃了这么顿饭,才让我弄明白朋友隐居生活的选择也是无奈的,也是在遭受了病魔的打击之后选择的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虽然曾被朋友的善意的谎言所蒙骗,但我理解朋友,祝福朋友,希望朋友赌的这一把中大彩,希望他身体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