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经性耳鸣的康复曲折之路(转载)

作者: 卫医师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7d48c80102eku0.html

转载原因: 看上去好像是真实的经历

我的神经性耳鸣的康复曲折之路

(2014-06-01 15:12:27)

这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现代高节奏的工作生活,让我在一夜之间患上了耳鸣之病。

去年,我自己经常会接到患有耳鸣的求助电话,当时我自己就患有耳鸣,不能给患者以肯定的回答,虽然在按摩工作中也调理好几位耳鸣患者,但我对这样的患者还真没有十分的把握。

我因为去年突然患上耳鸣这个病,有时候闷响,耳胀、有时候高频嘶嘶的响,有时候是脉搏跳动似的响,有时候像闪电嗤啦啦的响,很难定位是哪一种具体的响。有时候劳动用力后会加重,有时候夜晚会更响,有时候洗头后会更响,有时候爬了电梯后会呼呼的响,有时候听了迪斯科噪音会更响。为了找到原因,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因为工作忙,就图个省事,找了6个就近的坐堂老年和中年医生开方,一个一个排查吃起中药来。

去年得病时,正好我调理好了一位耳聋患者,他病好了,我却突然患上了耳鸣,那段时间确实工作太忙太累加之心情有点郁闷,就在一夜之间右边耳朵像有蚊子似的响了起来,虽然当时声音不大,但感觉很烦人,头晕但不恶心。那些佛教人士对我说:那是别人的业障病,因为你给他治好了病,那鬼就找到你了,我听了有些不敢完全相信,但感觉这个耳鸣确实就像鬼一样纠缠着我不去,尽管这辈子没见过一个鬼。有时耳鸣在半夜把人吵醒,心情也变得焦躁,在提重物上电梯时耳鸣更厉害,回到家耳朵久久回响之后声音才逐渐减弱,我知道电梯里缺氧,加之可能气虚的原因,自然会加重响声,脑袋里缺氧了,耳朵得不到足量的养分空响回旋得更厉害!更多时候是吃着饭时响得更厉害,因为血液都跑胃里了脑就缺氧了,有位坐堂医生说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可他哪能身同感受呢。

因为每吃一位医生开的药,没有感觉任何效果,而且吃了汤药感觉脸色发黄,就不再想吃了,有的药吃了可能更上火,反而响得更厉害。有的药吃了反而伤了肾阳起夜几次,我知道是药三分毒,也不能长期吃下去呀。

我的外地指导老师,一个中西医医生告诉我,这个病目前不好治,他说他母亲也是40多岁就一直响到90多岁不愈。但因为我有不是很容易放弃的性格,我一定要把它攻克。我想起我母亲也得过严重的耳鸣,也是我给调理好的,她的岁数比我大,我应该更有希望。

我们楼下有两个高电位免费理疗店,我有时也会去做一些理疗,希望对这病有帮助,但坚持半年多坐下去,感觉一点效果也没有,尽管有的老年人说有点效。

我一直在吃国珍花粉,为了治好这个病,我加量了吃,吃了段时间效果不明显,但感觉抵抗力好些,头不再晕了,体质变得强壮点,当然我自己也按摩了一下颈椎,放了些血,最后头不再晕了,剩下耳鸣。我自己也在药房买了几样不同病因的治疗耳鸣的补肾药,但还是一点都不见效,吃得最多时间的是滋阴的六味地黄丸,但一点效果皆无!我知道这个药的副作用所在,自己平日里也有食疗基础的,不可能会肾虚到那么严重的程度。

据说这个病治疗要及时,我自己拖了好长时间才去医院看。那个年轻的女医生拿内窥镜迅速的照了一下内耳深处,听我说是在安静时响得明显,就断定我得的是神经性耳鸣,开了20多天的甲钴胺,烟酸,B1,她说:你吃了20几天若无效再来输液,但输液不一定就有效果的呢。我很感谢她给我说了实话,否者我可能会去输液的。

我一向不相信西医,但我还是试一试吧。我吃了一天烟酸,感觉全身细小神经发麻,脖子脸火辣辣的感觉,恐怖感很强,我从未有过这种全身电麻的感觉,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死了,我想:索性就体会一下频临死亡的感觉吧,我没打120,但最终害怕了,不敢再吃了。我的指导医生说:减量吃就好些。我就减量吃,吃了几天,感觉一点效果没有还那摩难受,就放弃了。后来我仔细一看那烟酸的说明书:有肝毒性,那说明书的字极小,当时也没看,这次看到有副作用我就不再吃了,当然病又好不了。

我的一位老乡是做中药无限极的,极力推荐我吃她的保健品,说是她自己也曾耳鸣吃好了,我想起她吃了至少8万多的产品,也不再想去做这个实验了。

我又到家门口的天坛中医院看,那位医生首先让我查了肝肾功能,结果正常得要命,只好给开了两盒龙胆泻肝丸,吃了一点无效。又找同一医院的中医大夫,那位医生不把脉,直接叫我输15天的液,我因为一向反感输液,扭头就走了。我的指导医生让我去做高压仓,吸氧什么的,因为我有患者以前也用过这方法治疗,但也反弹了,故我没有采纳这建议。

我又在网上找了一位据说专攻有术的专家级名老中医,那个医生让我吃汤药,但花费很昂贵,而且要吃连续吃三个月的汤剂,说不能保证有效果,正谈着,那时正好家里来客了,我没时间去拿药,那位医生很有些不高兴了,并记住了我,再次找他时他很不耐烦的大声说:你不是上次来过吗?因为他的态度,我只能灰溜溜的走了,也许他看出我没有诚意吧?

后来有路过体坛中医院,随便转悠一下,才知道那家医院可以照片子,就照了颈椎片,结果正常得很,又推开推拿科的门做了一次推拿,感觉还不错,但耳鸣只管了几天就又响起来了,但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很感谢那个推拿师,他至少告知了一个重要信息:找中医推拿有希望!

我又抽空去就近的东方医院,排队很麻烦,但也很想了解了解他们能有什么高招。

那位年轻男中医简单把了脉,开了三个月的杏灵分散片,调血脂的药,我没要,因为我知道我血脂极为正常。他们让我做一个疗程的耳针和微波治疗,费用倒不贵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排队去扎。因为我自己就能扎针。这之前我在医院也扎了三次没一点效果!只好放弃,我有时给我的客人聊到我的病,他们说:你还会生病?我只能莞尔一笑,他们哪里能知道一个中医按摩师的辛苦呢?

虽然没去做微波仪器治疗,但心里还是有点遗憾:万一有效呢?但我还是惴惴的犹豫着没去。

后来看电视专家天天狠命介绍补肾佳品玛卡,销售员很肯定的说能治,我又一口气买了三个月的玛卡片1800元,吃了半瓶感觉不是很适合我只好送人了,很担心是假货,连送了人心理也不安,怕把人家吃坏了,好在没听家人说什么吃坏肚的。

可能我有一点犟劲吧,我又在网上咨询多家所谓权威专科耳鼻喉医院,看他们有什么绝招,但每一次咨询都是极力想我去就诊花钱,费用都不菲。后来一位小姐态度确实很真诚,让我感动了,约好上午赶去了那家很远很远很偏僻的军队医院,首先让我赶快去交钱,做几项仪器检查,也跟东方医院一样的重复做了耳测听,检查完,又排了很久的队,教授亲自用那个很硬的钢钎仪器伸进鼻孔里检查鼻子,忍住难受,说是有很严重的慢性肥大性鼻炎,教授当即让我做繁杂的长时间疗程的治疗,如下鼻甲注射,鼓膜按摩等等,费用要上万,我放弃了,因为我太不相信我的鼻子会有这麽严重的问题了,更没这时间,离我太远了。当时感觉那个教授和护士有点诡异,直觉上不信任。后来跟一个朋友聊到此事,那个懂中医的朋友笑话我差点拿自己的鼻子做了西医的活体试验。当时那里有好多老年人挤在屋里用仪器做理疗,感觉有点滑稽的样子,据说是进口仪器,运用高科技仪器手术治疗后的一种后续理疗,可能他们有的是时间,也可能报销,很少花自己的钱。我暗想:有多少人做了手术仪器的实验品呢。

我又回家自己给自己治疗鼻炎,我得承认自己有点鼻炎,但不至于需要注射治疗,况且注射治疗的副作用让谁来买单呢?自己按摩,矫正,吃国珍消炎作用的产品,感觉有些改善,但耳鸣没有明显效果。这期间我在外面养生馆办了几张卡,足疗卡,精油开背卡,推拿正骨,两家养生馆都办了卡,但按摩下来没有一点效果,反而有些生气,因为有的人做的太不专业太敷衍了,一旦办了卡就忽悠,或许是我的要求有些苛刻。

一天抽时,我又拿着化验单去友谊医院,去了两次在路上家里又来客了,只能往回赶。一次终于见到了那位有医德的年轻医生{据说是不靠开药赚钱挂号费贵点},他指着我的化验单说:你的病还是神经性耳鸣,上次那家医院是严重的误诊,图片上显示你的耳朵光锥根本没有消失,他们目的是想赚取你做鼻子的手术费,这位医生给我说了实话,我很激动,握住了他的手,表示万分感谢:他让我悬着的心不再不安!拿了他开的甲钴胺和B1,回家认真吃了起来,凭这对他的信任也得吃了。

这次没吃那副作用大的烟酸,吃了一个月时间感觉效果不是很明显,说明书上写的偶有恶心呕吐的副作用,感觉胃越来越不舒服了,我知道长期吃药会伤胃,就放弃了。这之前还是吃了几盒银杏叶片和软化血管的脑部芦丁{我也怕中风得预防一下},效果不肯定而放弃,自己又买了补肾健脑丸,没吃完送给别人吃了,至于有无效果也不知道了,因为没有坚持吃下去,但感觉这个中药有改善睡眠和增强性欲的作用。

因为耳鸣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我逐一排查,之前首先我买了新彩电,把那个有点叽叽尖叫折磨我耳朵的旧电视给卖掉了。

最后断断续续的吃了这么多的药,当然还吃了谷维素调节植物神经紊乱的便宜药,最后还是耳鸣,我想:可能如协和医院的一位教授所说:就让耳鸣成为你的终身伙伴吧,心理坦然接受它吧。

但我还是不死心。

我想:我回老家修养一段时间,去休闲会爬山,免疫力提高了,可能这病自会好的,但目前哪能有这个机会去疗养呢。

不死心!我要治好我自己的病,就如以前我自己攻克自己的顽疾一样,奇迹会出现的,我相信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医生,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了。

我不怕花钱,在寻求健康的道路上,我可以少穿几件漂亮衣服,也要拿钱买健康,这是我一向的主张和傻妹子性格。

我又接触了一个直销产品,我看见了那张产品介绍单上一句话:迅速修复神经系统。但那张单子很快在百忙中丢掉了,但那句话始终没有忘记。由于长期断续的吃药,加之工作生活不规律,我的胃终于有些不适了,泛酸,胃胀时时缠绕着我,我知道这里一定有长期吃药一半的功劳。

我在他们长达半年之久的简单不专业的介绍下,我没有动心,最后在一位民间医生的介绍下才了解到这个产品的真正内涵和神奇之处,我一口气买了上万元的产品成了优惠顾客,用就成套使用吧,我也没寄望那产品能治好我的耳鸣,因为专门治疗耳鸣的药都不行,这个广泛调理的产品能针对这个病有特效吗?  但还得让时间来说话,最好的疗效是时间,只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用那个产品外用以消除我有隐藏性慢性中耳炎的可能,因为我有过耳痛的经历,但没流脓。我知道那个药消炎很厉害,又吃了一小瓶生命原液营养我的神经,一瓶没喝完,我的耳鸣有了一定的改善,那是甲钴胺药物无法并论的感觉,也就20来天的功夫啊,但耳鸣没有消失,只是减弱了一点。我吃的量很小,没有一点副作用,外用药抹在胃脘处,胃很快消炎消胀好转!几天的功夫,胃好了,意外啊。

我知道再好的营养也代替不了按摩,得综合性的调理才能固本。

奇迹,这是医学上的奇迹,我相信现代人得病原因与以前大不相同,以前人得病多是风寒湿等,而现代人多是内毒,吃的东西毒素太多没法回避,以前治疗有用的药物有的不能适应现代人了,故很多人吃药效果不显。

也许你有的是金钱去治病,但我想很多白领是没多少空闲去医院折腾的。我想起了20多天前,我顺路又去了一次体坛中医院,故意找上次那位医生,让她给我开治疗耳鸣的中成药,她也许已经不记得我以前的病因了,她开出了与上次病因完全不同的药,我没有生气,我知道疾病是变化的,就是误诊也是很正常的事,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

脾胃好了,什么病都会好的快,但耳鸣绝不是那摩简单的就能好。

治疗很多病如果先排毒,对于疾病的康复可以让你事倍功半,这是我的一点小经验。当然必须有好的排毒产品,我用的是世界专利产品,国际领先科技10年的产品,不错,感觉有些幸福了,尽管我一个朋友有些反对我用这个产品,他怕我上当。

神经性耳鸣,据说是世界难题,但我还是要把他攻克,我不相信我会如一位教授说的让它终身与你为伴的认命。

上次那位老中医给我直接摊牌了,她说:耳鸣是不好治的病。

我为何有时不耳鸣?干活劳力时会有加重;有时候在夜晚会加重?我反复思考,这一定与血瘀有关,因为劳动时筋肉紧张,夜晚时温度下降,这些都是血瘀加重的原因。

上帝,我终于悟出了这个道理,于是我自己天天按摩,几天后耳鸣彻底攻克!

我反复验证,去听噪音,去洗头,去体力活,我发现耳鸣不再有了!

这个病真的离开我了?真的,真的,是真的,只有默默的自己为自己喝彩了。

难道这段时间我念咒语起了作用?哎,那是迷信,相信科学吧。

我想起了有人说过一句话:西医把治不好的病定义为世界疑难。其实中医一句话可解决:万病之根源在于淤,希望我的病不是个案。

之后的

前几天在公园碰到一位老阿姨,神经性耳鸣,在大医院连续不断的喝了两年汤药,无效,她说:协和医院说的,神经性耳鸣没治。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否?

这个病困扰了我一年有余,反复折腾,因为时间长,我就写得有些凌乱,病好了我才公布了这个故事,希望不要笑话我,今天我把那些以前买的一大推治疗耳鸣的药送给了一位老中医。

总之:还是自己的按摩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以前花的时间和金钱就算是一笔人生财富吧?呵呵–

真理:实践出真知啊。

这个故事是我自己的,真实,我没有说一句假话。

回归自然,还是那句老话:没有单纯就没有伟大,成功的往往是简单的。我的那位老中医指导老师,没有把这个绝招告知我,让我折腾了一年多,但我没有恨他,他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因为他当时要我给他买烟才告知我秘诀,因为我不是很相信他,他这次太利益攻心了,他说他给一位老干部点穴一次就治好了耳鸣,那个老干部当即送了他一些好烟好酒,他很得意,逼着我也给他买烟才告诉我秘诀,我有些委屈和无赖,失去理智了,生气的对他大声的说:你因为点穴治一次就治好了耳鸣,就膨胀了?!骄傲了?!我不是前几天才给你买烟了吗?其实,他不是我的老师,但我很尊重老中医,故主动给他买了几次烟,那个烟在天津没有,他不方便买。

后来证明他即使告诉我,也是错的信息,滴鼻液能治耳鸣吗,后来电话聊天时他告知我的是西药庆大霉素,我用了一次就放弃了,感觉不对,立马撤退,因为副作用太吓人了!

这都是后话。

因为病好了,我有些开心,今天特给他买点两条他很喜欢的烟给他寄去,因为我对他说过:我的病好了就送你烟。

我不会食言,尽管是自己治好的。

感谢上帝眷顾了我!

这个真实故事让我再一次验证了自然疗法的伟大性,但我确实走了弯路。

请原谅,我没有写出按摩的秘诀,但至少你得到了启发,这是我的代价所得,只能为耳鸣患者服务时才用上了。

不得不说一句:我有些怨恨以前那位西医给我吃的抗生素,糊涂啊,两年之后,同样的胃病,我自己用秘方治了,证明以前的西药抗生素是错吃了!它的伤害该谁为我买单?

多少人还在重复多少的错误?不想说这些了,“回来吧,故乡的云”,回归自然。

一年后又突然得了颈性眩晕症,以前得耳鸣头晕其实是前兆,当时休养就不会发展到后来的病,长期劳累过度,居室三年不见阳光,阴寒重,夏天流汗时长时间吹空调,加之气血肝肾亏虚,积劳成疾也!

得了病,才知道健康是多么宝贵。

疾病的恢复需要时间,也是一种人生的深刻体会吧,健康的一天会到来,只有经历了才有发言权。

营养加中药汤剂,按摩、膏药、针灸、锻炼我康复的最佳选择。

很多病是符合病,单一的治疗是很难康复的。

甚至连风水很重要,住错了房子,病也会找到你,不得不信!我自己深有体会,去别人家就不晕,回到那个住房里就晕,与空气不流通,命相不和都有很大关系。

吃了亏,以后一定要选择好风水,适合自己命相的房子居住。

不过,感觉有一个中成药不错,叫益气聪明丸,药房不好买,网店有买的,综合型耳鸣可以一试,加之按摩很好。

 

庸医的狡辩(转载)

作者: 大道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d590b40100k7yh.html

转载原因: 真实

    本人89年中医学院毕业,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对命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90年就开始学习命理,96年就发现命理学对中医学有很大的帮助,03年我从命理中发现了中西医的结合点,这一结合的发现让我在中医杂病诊断的过程中的误诊率不会超过10%。

    中医的诊断分为四个步骤:望、闻、问、切。在四诊中问诊最为关键,切诊次之。我在这几年的诊病过程中,患者往往说出一两种症状来,我基本上就可一把患者的病诊断出来,并且还说出他别的主要症状来。

   在现在的各级医院中的医生都存在着一个通病。08年我在深圳一家医院写了一个顺口溜是:“某某医院就是强,主任个个响当当,病人一来检查光,病未查出钱用光,主任心里也慌慌,诊断患者没有病,要么说是神经病。”当患者来医院看病时,门诊的医生们就会给你开出一大堆检查的单子【很多人把现在的医院不叫医院而叫“检察院”了】,当你一一做完后,如各项检查报告如都是在正常范围内时,医生就会说你没有病,要么说你是神经官能症。他们不知道杂症的诊断从何入手,治疗就更无从谈起了。

   07年我在湖北的一家医院,有一天我听到了一个患者和内科主任的对话,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可笑。病人是一个慢性结肠炎的患者,当时因合并感染而加重,腹泻的较厉害在病房打点滴。病人问主任说:“我长期腹泻会出什么问题吗?这病能治好吗?”主任说:“你能吃吗?”患者回答:“能吃。”主任说:“能吃就没问题。”这就好比一辆汽车,如果油箱漏油,司机去找修理工修,修理工不会修这一故障,但又不好意思承认,就转移话题说:“你兜里还有钱吗?”司机说:“有。”修理工说:“有就没有问题了,油漏完了再去加油就行了。”慢性结肠炎一天腹泻几次,就算能吃也吸收不了,吃的多泻得多。就好比我们常常听医生对病人说你缺钙要补钙一样,在一个家庭中,大家吃得都是一样的饭菜,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缺钙,而别人不缺?医生们不找原因,就想着补钙。我们平常说“头痛治头脚痛治脚”就是这种情况,这能起到疗效吗?就算患者补能吸收吗?

   09年我遇到一个腰腿痛患者,她去一家三甲级部队的专科医院看专家门诊,专家先让其拍了一张x光片,然后看她有点胖就作出诊断说:“你是腰椎间盘突出,发病的原因是活动量太少了。”患者说:“我每天都打羽毛球和乒乓球。”专家马上回答说:“奥!你是活动量过大而引起的椎间盘突出。”然后给患者开了几百元钱的药,因患者觉得专家说的前后矛盾就没敢取药。椎间盘突出的诊断在没有CT片时,对它的诊断首先是要有明显的外伤史。现在医院对椎间盘彭出的诊断更是无稽之谈,以后有机会我会专门对此作出论述。

   以上的这种例子太多了枚不胜举。在这里我并不是想攻击我们的医生,而是想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在学校学了几年医理,又工作了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的误诊率为什么如此之高?是我们的理论学的还不够好吗?是我们的阅历还不够丰富吗?都不是。那是什么呢    ?·

 

 

原来上海六院误诊误治的病人这么多!(转载)

作者: 漫漫化疗路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481666401010jgj.html

转载原因: 误诊

上海六院治残厦门女青年

一切仿佛如梦,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    
     2006年的10月23日因右腿髋部不适,本人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寻求治疗,找到六院张长青(主任医生、博导、骨科副主任),被张长青误诊为股骨头坏死,并于2006年11月2号在那里实施了腓骨移植手术,手术前,本人也按“惯例”给了张长青红包……手术时,他从我的小腿上取了一根腓骨植到股骨头上,按他的说法,半年后就可以扔掉拐杖,可术后我的腿一直疼得厉害,根本无法走路……转眼一年到了,我的腿痛的更厉害了,我把片子多次发到他的邮箱,也几次打电话给张长青,但最终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和建议。无奈之下,我只好带着失落的心情去广州另求医,这一去,我傻眼了,原来我患的是“色素绒毛滑膜炎”,它会不断地侵蚀我的软骨和关节腔,而此时我的关节软骨和关节周围已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已被严重破坏,不容置否的是我在六院是被活生生的 “误诊误治”了,我将终身残疾……

   张长青的重大过失导致错误的诊断、错误的方案、错误的手术、错误的治疗,导致我将面临终身残疾。在术前,他未参考“X”射线及“MRI”的诊断报告,<后来我发现原来我手术前的核磁振报告上就确定是“色素绒毛滑膜炎”>  错误地诊断为“股骨头坏死”,拟订了错误的手术方案,进行了错误的手术;在术中,他明确发现是“滑膜炎”,他又违反相关规定,未告之也未改变手术方案,而是将错就错;在术后,他也未对在术中发现的“滑膜炎”做任何治疗,病检报告出来,也确诊是“滑膜炎”,但此结果他也从未告之本人及家属,在随后的几次复查中,他也一直隐瞒我的实际病情,术后十三个月,通过复印六院本人的“手术记录”等病历材料,从记录中的详细资料显示,我才明白我的真实病情,原来张长青早就知道我患的是“滑膜炎”,并非“股骨头坏死”,根本不需植骨手术!!!!!!!!。但此时我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时期,因为我的整个关节腔被滑膜炎侵蚀得非常严重,软骨已全部被破坏,关节间隙已消失,关节功能已丧失,导致本人重大的人身伤害,我将终身残疾……

     本人欲哭无泪,度日如年,对生活几乎失去了信心,500多个日日夜夜,我只有在轮椅上度过,一贯自信活泼开朗的我,却因此几乎与外界隔离,活生生的一个人,被六院活活治残,万般无奈,恳求各界人士帮我主持公道,难道一定要逼我走向绝路吗?跪求大家帮帮忙……

                             死不瞑目的受害患者:周 

联系电话: 13860123519

QQ:769831114

邮箱:769831114@qq.com

 

2008-03-04

 

上海六院治残厦门女青年

 

 

我的就医经历像段子(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0f79650102wp15.html

作者:  肖雪慧的博客

肖雪慧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政协委员、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说:“在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我的就医经历像段子

缴费对话:“是公务员吗?”“不是。”“啊,是一般人。”“啊,公务员是特殊人?”我的就医经历像段子

上月去一家骨科医院看颈椎病,顺便看看髋关节问题。医生检查后给开了入院证。这家医院的床位紧张,一周以后才得到入院通知。

在我入住的科室办手续时,医生说,门诊医院的诊断是颈椎病和髋关节炎,但两个部位只能选择治疗一个,如果两个部位一起治,其中一个部位全自费。

我表示,那天在门诊开入院证后,急于先解除颈椎病带来的头晕和其他不适,已经请门诊医生治疗过颈椎病,等床位这么多天,也缓解了。髋关节问题影响走路,我选择治疗这个部位。

办手续后才发现,医生写的住院原因是腰椎病而不是髋关节炎。

头几天例行作检查。看医生开的磁共振和CT检 查单都是腰椎,髋关节是拍平片,对医生说,去年初发现走几百米左腿髋关节下方就疼,治疗一段无缓解,已经自费在川医做过腰椎磁共振,我把片子带来了。年底 髋关节处不适感越来越明显,按医生建议,已经拍过股骨头平片,发现髋关节有增生,但没有进一步检查。这次磁共振是不是检查一下髋关节?医生说:不急,先从 腰椎检查、排除。

腰椎磁共振结果出来后,跟我去年在川医检查的结果差不多,有问题,但不至于引起那么重症状。医生这才开了检查髋关节的单子。

两天后结果出来:双腿髋关节滑膜炎,有积液。由于那个只能治疗一个部位的神规定,只对左腿作了治疗。据医生和护士说,关节处的无菌性炎症和积液,只有微波能达到那么深处,其他手段最多起辅助作用。

但恰恰对治疗髋关节滑膜炎有效的手段,是自费。

自费就自费吧,只要能治好。

不知怎么回事,治疗期间症状不减反加重,原来能正常行走五六百米,治疗一段后走两三百米就开始疼,再走就非常吃力,有时甚至室内行走也有很强不适感。到第三周还是没有什么好转,但主管医生叫我出院了。

我很惊讶:还没什么好转呢,不是说髋关节处微波消炎需要二十几天吗?头一周检查耽搁了,真正治疗髋关节才两周。

医生:我们也很无奈,省医保就这么规定的。如果市医保,要好得多。

我:反正微波治疗是自费,再开几次我出院后接着治一段时间吧。

医生:哪敢?省医保查得很严。你觉得需要的话,以后到门诊再接着治疗,可以在门诊缴费后到住院部治疗。

反正是自费项目,干嘛这么折腾?排队、挂号、等就诊……想起就头大。但多说无益,第21天,出院了。

一个偶然机会得知一位朋友在另一家省级医院一个医生那里治疗腰椎病,效果不错。我想试试,她说她还有最后一次治疗,我可以跟她一起去,免得摸不着门路。

挂了那位医生的号,医生仔细看了我带去的资料,做了检查,说了她的看法,我觉得医生说的靠谱,决定先治疗几次试试看。

医生开治疗单时问:你腰椎和髋关节都是问题,写腰椎还是髋关节?

我说:这次治疗髋关节,就写髋关节好了。

医生:写腰椎好报销一些。

听 医生这一说,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在那家骨科医院住院时,住院原因不写髋关节病而要写腰椎;为什么一进院不直接检查髋关节而要先检查腰椎,排除后才再检查髋 关节。原来是医保机构制定出来刁难病人和医院的神规定。这种规定初衷之一是医保局想少为病人出钱,却造成不必要的过度检查、造成不对症的无效治疗,这种治 疗,在我三周住院时间中就用去一周时间。

我对医生说:无所谓,反正门诊全自费。

医生:“你不是公务员?”

我反问为什么问这?

她说:公务员门诊看病可以报销一部分。

多年前住院就知道公务员住院有特殊补贴,不管在哪个医院住院,从账单都能看到两个特意为公务员列出的栏目:“公务员补贴1”、“公务员补贴2”。原来,他们门诊也可以报销。这国福利处处向公务员倾斜,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从大处到细节处,倾斜无所不在,毫无顾忌,怕也是世界级特色。

 

治疗几次后,效果明显。决定继续治疗一段时间。

当时医生病人很多,太忙。她请另一位医生帮开一下治疗单。

那医生问:“是公务员吗?”

“不是!”

到了缴费窗口,收费员又问一遍:“是公务员吗?”

“不是!”

“啊,是一般人。”

“啊,公务员是特殊人?”

她只管收了我的钱,根本不回应我明显带讽刺的反问。

 

十 一长假前一次去治疗,等车时遇见出版社一位熟人,她去出版社办的事,跟我同路。等车时问起。我玩笑着说了先前在骨科医院住院的段子般经历:两个部位只治疗 一个部位,检查出双腿有炎症,只治疗一条腿;对这种炎症有效的消炎手段是自费;没有治疗够必要时间,因为省医保规定的住院时间,叫我出院了。需要继续治 疗,或者门诊,或者半月后重新办理住院手续……

她 听后:你那简直是笑话,我遇到的气死人。她提起她患肝癌的丈夫出院后跟省医保局打交道的经历:一个肝癌病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出了院,到省医保办理报销事 项,省医保局一定要她丈夫本人去验明正身。家里几个人推着病人去了那里,病人被一个部门接一个部门折腾好一阵,最后说,所有费用不符合报销规定,都不能 报。气得她用了很糙的两个字回敬省医保局。叙述这段经历时,她难掩愤怒:除了这两个字,实在想不出还可以说什么。

对省医保这个机构,校医保办的工作人员用了另两个字:“万恶!”她说,学校每年上缴给省医保的教职工医保费高达1800万,“要求学校缴纳的很多很多,教职工生病能享受的很少很少。”

据搞医保的人认为,省医保局根本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机构,全省只有20多万人参保,却为了方便省府省委之类机构的公务员看病和保养,要养一个巨大机构。

养机构不说,还形成一个城市的医保一市几制的荒唐局面:省医保、市医保(好像还有区医保)、新农合……,最刁难的是省医保。听一些在省医保办理了特殊疾病的病人抱怨,跟在市医保办理了同样疾病的比较,差别太大,比如,用药范围被极度限制,几乎没什么选择余地。

但我在那个省级医院门诊治疗时,目睹一批长期占据病房的人在那里全免单治疗。某位说“在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的卫生局长,享受的一定是这样的特殊待遇。

医院看病费用水很深(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80412082_0_7.html

作者: 会说悄悄话的鱼的博客

  不久前,我看到一条旧闻,说从某年的5月19日始,北京市50家医院警务工作室统一挂牌启动,200名民警将陆续进入医院警务室。消息还称,在此之前,沈阳的警务工作室已运行6年。事实上,这些年来,许多地方也在医院都设立警务室,警察纷纷入驻。当我看到这则消息之后,心里却不是滋味,为决策者们能作出在医院设立警务室这样的决策而难过而愤慨。  

    或许,决策者们认为在医院设立警务室是为了能够及时调节医患矛盾,解决愈来愈多的医闹事件。但决策者们却不能认真思考一下医院和患者那个是弱势群体,医闹的根子在哪儿,人民警察到底为谁服务,到底在保护谁?决策者们为什么不想办法来约束和规范医院和医生的行为?

   不言而喻,医院是强势群体,而患者则是弱势群体。患者只要到了医院就象砧板上的肉任医院宰割了。没听说哪个患者到医院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医闹。之所以闹,是因在治疗过程中医院和患者结了梁子,患者不得不去维权。我认为社会上出现的大多医闹都是因医院或收费不合理或医生在治疗中缺乏职业操守而引起的。政府应正确对待这一问题。采取措施保护弱者,而不能动用警察大棒来打压弱势群体。

    许多医院存在问题很多是不争的事实,有些医院或医生的职业操守赶不上小商小贩现象也是普遍存在。从我的亲身经历或听说的医院看病费用存在的猫腻现象上,可窥见医院潭水到底有多深。

    前几年的一天,因牙疼我到公立口腔医院看病。去的时候,我还是找的他们的院长。他们的院长热情的给我介绍了一位牙科专家。没想到这位专家先生,简单看了我的情况后说,这颗牙要拔那颗也要拔,算了算需要拔7到8颗,并且着手要做手术。我一下子晕了,人一共才几颗牙就要拔这么多?同时,我问这位专家镶一颗牙需要多少钱?这位专家建议我镶8000元一颗的,我更晕了。我算了以下,光镶牙就要花费5、6万元。俺不是大款,俺也不是大腕,哪来那么多钱?虽然院长说给俺优惠,俺还是不敢看了。我以单位事情忙而拒绝了手术。当我回家和在医院工作的老婆一说,老婆笑着说,别听他们忽悠了,我给你介绍一个,花钱又不多,水平又很高,包你满意。我说哪有这样的好事?老婆说晴好的。一天老婆和我到他同学开得门诊看牙,当我把那次看牙的经历一说,没想到医生笑了。他说,人身上的器件还是原配的好,能不去就不去。牙一旦拔了就不会复出,他认真看了牙的状况后说,最多拔两颗,其它的稍微修补一下就ok了。没想到,在老婆的同学那儿只看了三、四次,花了不到一千元。有人会说,是不是老婆的同学给你优惠的太多了,只要了成本费?不是的,老婆的同学钱没少收,只是没漫天要价。女儿的牙也不好,非要让我和她到正规医院看,我和她还是到的那家医院,没想到医生漫天要价竟把女儿吓跑了。现在好多医院的医生看病漫天要价,看病费用高的离谱,让患者很受伤。1000元竟然和5、6万划上了等号。不知医院收费有没有标准?

    前几天,和医院的一个朋友吃饭,他讲了这么个事例后说,真没想到医院的水竟是这么深不可测。他说,他的一位朋友有一天的上午十点来钟让他帮忙找个医生做个小手术。没想到,在医院工作那么多年的他找了五个同事之后,却有五种说法,并且差距竟是这么的大。他先找到医生A,A说先拍个CT再说,然后急匆匆的走了;他找到医生B,B对他说,现在实在太忙了,他这个手术要等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做;他接着找到医生C,C对他说,先住院观察观察,至少要住一个星期的院;他又找到医生D,D说,先办理住院手续,然后再验血、再做CT,三天后看情况后再做手术;最后,朋友找到医生E,E看了病人情况之后对朋友说,上午的十一点做手术,没想到不到十二点手术就做完了,并且非常成功,整个手术费用不到二百元。医生E说,这种手术根本用不着CT。在同一家医院,还是在医院工作,找了五个医生,却有五种答案。如果按照前面四位医生所说,又是CT,又是住院,又是输液,这个小手术不花费五千元以上才怪呢,最后只花费了不到二百元。医院的工作人员都这样,何况普通老百姓呢。可见,医院看病收费猫腻多多。

    因此,我建议大家,到医院看病如果情况不是很急的话,也可象采购物品一样货比三家,否则你就会花好多冤枉钱,就会被宰。

    还有一件事,令人深思。我的一个同事上小学的儿子,在上体育课时摔了跟头,感到头晕。同事便和儿子到一家医院就医。没想到,医生二话没说,非要给同事的儿子做开颅手术。同事坚决不同意,便和儿子到济南某家医院就医。没想到济南这家医院的专家告诉同事,根本没事,吃点消炎药就可以了。同事在医院拿了点消炎药,第二天同事的孩子就活蹦乱跳的去上学了。事后同事后怕的说,如果听了那个医生的话,儿子要是开了颅不傻也会呆。

    当然,也不能全盘否定所有的医院和医生。还有好多好多的医生就像白求恩那样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天职,在那特殊的岗位尽职尽责、默默奉献着。但是我上面所说的现象也是存在的,也不是个别现象。希望政府的职能部门切实加强医院和医生的管理,对不法医院和不法医生进行严厉打击,还医院和医生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