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 System.Net.Mail.SmtpClient 使用注意事项

.NET System.Net.Mail.SmtpClient 使用注意事项: 

必须先设置UseDefaultCredentials, 然后再产生Credentials, 否则身份验证通不过:

System.Net.Mail.SmtpException: SMTP 服务器要求安全连接或客户端未通过身份验证。 服务器响应为:Authentication required

      SmtpClient smtpClient = new SmtpClient();

      //smtpClient.UseDefaultCredentials = true;

      smtpClient.UseDefaultCredentials = false;

      smtpClient.Credentials = new System.Net.NetworkCredential(“<account name>”, “<password>”);

 

SQL SERVER Hierarchyid 类型的有效表达式样式

‘/’分隔的[数字,’.’]字符串:

/1/1.1/

/1/1.2/

 

不能用字母,也不能用十六进制,甚至不能在数字前附加0,例如: /01/01.01/

测试如下:

SELECT hierarchyid::Parse(‘/01/1.1/’)

报错:

消息 6522,级别 16,状态 2,第 1 行
在执行用户定义例程或聚合“hierarchyid”期间出现 .NET Framework 错误:
Microsoft.SqlServer.Types.HierarchyIdException: 24001: SqlHierarchyId.Parse 失败,因为输入字符串 ‘/01/1.1/’ 不是 SqlHierarchyId 节点的有效字符串表示形式。
Microsoft.SqlServer.Types.HierarchyIdException:
在 Microsoft.SqlServer.Types.OrdPath.InitFromString(String chDottedString)
在 Microsoft.SqlServer.Types.SqlHierarchyId.Parse(SqlString input)

另外:

SELECT Hid FROM … 获得的值是机器可读的形式,欲人工可读,需要 SELECT Hid.ToString() FROM …

 

vi 编辑文件, 存储时发现需要root权限, 怎么办?

:wq!

“hosts”

“hosts” E212: Can’t open file for writing

Press ENTER or type command to continue

可用下面的命令救急:

:w !sudo tee %

这一行命令为什么管用?

这篇文章有详细解释: http://feihu.me/blog/2014/vim-write-read-only-file/

上述一行命令,我们省去了range, 默认的range时整个文件。

我们要执行 sudo tee 命令, tee 干了啥? tee, T 也! tee 将一份输入(整个文件内容)输出成两份. 一份存储为一个文件(文件名: %, %表示当前正处理的文件), 另一份(标准输出)丢弃了。

 

 

听马未都讲述“如何面对死亡?” (转载)

作者:郝雪

出处:人民政协网

原文链接:http://www.rmzxb.com.cn/c/2018-09-12/2167058.shtml

转载原因:好文章, 看马未都的父亲,马未都的接生医生叶惠芳如何面对死亡

 

“何为死亡?过去人没气就是死亡了,现在有心跳就不能算死,机器能帮心脏跳动起来,那么,如何能够正视死亡?从内心接受死亡?在现代医疗如此发达的当下,该如何面对死亡?尤其是,我们这一代经过良好教育的人应该如何认识死亡?”日前,在中国医师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医学人文大会现场,一身传统青色布衣,脚穿布鞋的马未都在大会发言时向现场观众提出这个问题,并讲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活着的意义

据马未都介绍,他曾有机会去ICU探望病人,医院的ICU每天下午4点开始有20分钟的探视时间,所谓的探视就是亲人和患者隔着玻璃通过电话互诉衷肠,但大多数情况都是护士把电话搁在病人耳朵处,亲人自顾自在说话,患者因为昏迷而听不到。
亲人的表达有多种多样,有的在盼着老人家快点醒过来好回家,有的一边诉说思念一边哭泣,有一次有个人竟然在那喊“你快死吧,你不死我们全都撑不住了”,原来,患者的亲人把房子都卖了,能借的钱全借了,现在没有一分钱了。
“ICU有多少人能够醒过来呢?”马未都问一位医生,“醒过来的可能性很小,就看谁家能扛得起。”医生讲述了一个令人心情沉重的案例,有一位老人,生有四个孩子,老二考上大学来北京工作,另三个都在老家,老人来给老二看孩子,期间却病了,老二将郊区的两居室卖了,替老人看病,四个月后卖房子的100多万元花光了,人也没了,而老二有可能面临婚姻破裂,真正体味什么叫家破人亡。马未都说,“我们应不应该穷尽一切来挽留微乎其微的生存希望?”

 
平和的叶惠芳

据马未都说,他在解放军301医院出生,接生大夫是我国妇产科权威林巧稚的高徒叶惠芳。马未都60岁生日那天,他推掉了一切应酬,“谁也别请我,我也不请谁,我看我的接生婆去”。那一年马未都60岁,叶惠芳100岁,她老人家声音清朗,头脑清晰,对生死的态度特别淡然,她说她最高兴的一件事就是“我到死身上没有扎眼,没有打过任何一针,没有吃过一粒药。”
老人家101岁那年,生命的最后几天她开始逐渐减少进食,去世那天上午,301医院的领导前去探望,说“如果您不愿意住院可以来家里给您输液”,老人拒绝了,她说:“我不占用这种公共医疗资源,能活到这个岁数心满意足。”老人家头脑清晰,没有任何痛苦,当天晚上就走了。

 

凛然的父亲

马未都指着大屏幕上一位年轻英俊的军人照片介绍道:“这是我爹。”照片上的年轻军官光着一只脚,旁边是一只满是泥泞的鞋子,马未都管这叫“经历过生死后的一种松弛状态”。马未都说,这是父亲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是他经历过一场战斗后,长途跋涉路过一个照相馆照的,因为走得太累,鞋子上全是泥,所以就给脱了。爹已经走了20年,他曾在空军总医院任职,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也是在空军总医院度过的,老人家晚年患了癌症,需要动手术,进手术室没一会儿就被推出来了,主治医师说,肿瘤切了就可能下不来手术台,“你就跟你爹说肿瘤已经摘了。”按着医生的话讲给醒过来的爹听,爹很坦然轻松地说了句“好”。

第三天,老人家开始下地活动,大概在第20天的时候,老人家把他叫到一边:“我想跟你谈个事,我的肿瘤没摘。”“摘了。”“没摘,我手术后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引流管,没有引流管。”“……”

老人家拍着儿子的肩膀说:“这20天我想通了,人是有命的,当初从老家出来抗日的一共39个人,战争中死了37个,另一个是残疾,只剩下我一个人是全的,我不太怕这个事。”之后,他以一种无惧生死的坦然和医生谈论生死,后来,经过一次放疗后病情很快恶化,从不能进食,开始输营养液,到使用各种镇静剂,老人家的全身插满了管子。

一天,老人家把马未都叫到床边说:“我不想治疗了,如果治疗下去,会连累你们所有人,而我最终的结果是瘦成皮包骨,所有人都不认得我,你们所有人也都将变得疲惫不堪。我在医院待了这么多年,这种事我很清楚,没有任何意义,我自己也没有生活质量。”作为长子,在与父亲进行了一番交流后,马未都决定不再做无意义的治疗,在拔掉最后一根管子的时候,“我非常难过,但是我必须面对这个事。”马未都哽咽着落下泪水,“现代医学在面对死亡时一点办法都没有,医学唯一能给人的办法就是让病人保持生命最后时刻的尊严,医学可以减轻人的痛苦,但绝对不能永续地延续人的生命,所以无论年纪大小,无论地位高低,无论财富多广,都不能阻止生命走向终点,而我们要学会的是怎么样面对生命,怎样面对亲人的死亡。放弃治疗后的第四天,爹停止了心跳,而他轻拍我肩膀的那一幕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时我很忙,总是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他,现在心理特别的遗憾。在座的所有人,趁你们的父母健在,多回去看看他们吧。”

 

记一次看病经历(转载)

作者:一个八十年代的网上邻居

出处:新浪微博

原文链接: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7553092712740

转载原因:看看别人的就医经历,也许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就医。

​​上上周解大号的时候竟然带出来一些鲜血,把自己吓了够呛,我一个事业刚起步家庭刚组建的欣欣向荣老鲜肉怎么就便血了呢,我不甘心啊,于是把百度百科查了遍,又在脑补了一部国产电视剧的狗血剧情之后,我去医院排队检查了。

挂号,问我,普通啊还是专家啊?

回:哪个快?

答:我这看不出来。

接:普通号。

拿到一个7号之后,我还有点欣喜,前面才6个,后来才发现我还是太轻敌,首先肛肠科跟乳腺科在一起,你站在肛肠科门口,结果叫乳腺科的患者叫到你怀疑人生,还有的就是你以为她看乳腺科的,结果进了肛肠科的门。我跟导诊的护士确认了好多遍,是在这吗?她说,等叫号!然后指了一下大屏幕。

于是我一直等。

就是不叫我。

于是我还是等。

然后大夫出来了,大喊一声,专家号还有吗?没有的话普通号进来吧!尼玛鱼贯而入啊,自动成队了,我看了眼导诊护士,护士也看我,然后她问我,你怎么坐那边了,坐太远了……

唉,我消消气,fine…….可是要那个SB屏幕有什么用啊?

不追究了,都拉血了,吐血就更毁了……

我跟大夫探讨了一下病情,大夫让我脱裤子,趴下去,把菊花扒开……也许大夫看出了我的为难,他的指检可以说是,电光火石,不需要我,收拾残菊……直接就给我写诊断了,混合痔,这也太简单了吧。

于是,在百度百科和狗血剧情的铺垫下,我试探性问了一句……那个……需要做肠镜吗?

大夫一拍大腿,说得好!做吧!做完就放心了!

于是给我开了一个肠镜检查……

我内心挣扎了两周,还是准备去做了。

一斤甘露醇,两斤葡萄糖下肚之后,肠子里面应该是发生了比较复杂的化学反应,没有试过的朋友可能不会了解,被肠子按在马桶上的感觉,就好像,你的尿,迷路了,找到了光亮,奋不顾身……菊花没有粪的痕迹,可我已经排过,就是这么干净这么柔顺。

终于等到肠镜检查的约定时间,检查室里面可以说一尘不染,但是大夫没有一个男的,我很紧张……

叫了我名字,我进去了,按照大夫的要求,我躺成⚡️形,然后,当然,(伸显得猥琐,插显得淫荡,捅显得粗暴,反正镜头是)进去了……原来这个肠镜有一个吹气的系统,大夫可以说是,毫不客气,那些气流,无所畏惧,因为不吹开的话,肠镜没有办法前进。于是,我有了一肚子气,而我下体唯一的排气口,变成了进气口。

然后让人郁闷的就是那三个女大夫了,她们三个倒是分工明确,一个手把着镜头看着屏幕指挥拍照的时机,一个把脚放在脚踏开关上,手拿着遥控器随时等着指挥那个说拍照,还有一个负责盯着电脑。好嘛,怎么说来着,三个女人一台戏,从外太空聊到了内子宫(–吴宗宪)。

就好像插播了一条广告一样,指挥的那个女大夫说了一句,拍照,然后遥控器那个踩了一下脚踏开关,然后看电脑那个女大夫大喊一声,毁了!我真的菊花一紧,怎么毁了?

我肠子里长啥了?

毁了毁了毁了!电脑死机了!

……………………………………

镜头还在我肠子里呢,电脑你醒醒啊电脑,电脑你怎么了电脑……负责指挥的那个女的明显是领导,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临危不乱,突显了大局意识,经验丰富,语气冷峻坚定:重启……

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的,电脑重启。

拍了四张照片后,肠镜结束了,负责指挥的那个轻拍了我一下:小小年纪活得还挺在意,没事的,轻微痔疮……

我拿着片子回去找大夫,大夫迟疑了一会,问,你想怎么办?

我?

我说我不知道……

你想手术吗?

我不想。

那你养养就行了……

我……

有诗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菊已残。挂号要专家,排队准靠前。乱接大夫话,伤口上撒盐。​​​​

 

第一百三十九篇·拔牙(转载)

作者:马未都

出处:新浪博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4769e01009nbl.html

转载原因:名人就医经历, 无麻醉拔牙

我想几乎每个人都有牙痛的经历。俗话说,牙疼不算病,疼起来要了命。我的牙从小就不好,尽管天天早晚注意刷牙,但丁点儿没用,牙齿动不动就疼,肿起半边脸是常事,反复发作导致牙齿松动,吃嘛嘛不香。一到这时候就怨天尤人,追根究底的,思来想去,父母的牙都不好,想必是遗传。

 可去医院看牙又是件令人恐惧的事,还没进屋,一听见牙钻高速运转发出的吱吱声,浑身冷汗顿将衣服湿透。那时看牙没有满街的牙科诊所,得到大医院,提前挂号不算,拿了号还要排队,耐心听医生用牙钻声吓唬你。

 我那时在上班,没现在的小年青自由,不愿为个破牙请半天假,再说也不是啥好事,能拖则拖,得过且过,实在没辙时才珍惜时光请一小时假去医院。其实,医院也有人少的时候,一般上午11点以后,人就少了,去了可以少等或不等。

 一次,我按照上述理论去医院,出门前接了一个电话,耽误了十几分钟,到医院一看没人,不免沾沾自喜。医生白大褂都脱了,准备去吃饭,一看我来了就又穿上了,动作麻利地检查完,不容置疑地说:“没治了,得拔。”我一听正中下怀,长痛不如短痛:“拔了正好,省去今后麻烦。”

 医生没见过这么痛快的病人,抬腕看了一下表,迟疑了一下,征求我的意见:“指压麻醉可以吗?”说句实话,我根本就没听清楚医生的话,只听见“麻醉”二字,心说有麻醉就行,随即就点了头。下面的事比较残酷,我如实写来算是申冤……

 医生让我坐好,闭上眼张大嘴,然后他用双手抱住我的腮,用中指死命掐住腮帮子,顿时我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牙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

 在没有麻药的古代,拔牙都用此法。感谢那位医生,让我与古人沟通,还省去了麻药费。

                                                                                  2008.5.26晚

第二百九十七篇•疼痛感(转载)

作者:马未都

出处:新浪博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4769e0100bgfj.html

转载原因:名人就医经历

   我腿肚子里侧长着一个痦子,豌豆那么大,摸着略微鼓起,没什么其它感觉。夏天翘着二郎腿时,眼睛总能瞟见它,于是老是习惯地去摩挲它,随着年龄增长,忽然有一天想去掉它。

   去掉它的方法很多,手术切掉;用药烧掉;激光;还有针灸。对我来说,所有选择的前提是别疼,疼了不值。经过咨询,我选择了针灸。针灸有许多种,烧痦子用的是火针,用火先把针尖烧热,然后迅速在痦子上点击,看着比较江湖,就是个烧灼。大夫熟练地用火针将跟随我五十余年的痦子顷刻烧掉,疼得我咬住了嘴唇,心里想着江姐。

   1846年10月16日上午,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沃伦,麻醉师牙医莫顿,为阿波特用乙醚进行麻醉,成功地在无痛条件下摘除了病人颈部肿瘤,这是人类现代医学史的里程碑,除减少病人的痛苦外,更多的是保持了病人手术时的尊严。在麻醉术未能广泛应用前,手术的病人常常被五花大绑,口中塞上毛巾,如同屠宰一般地接受救命的手术。

   我没有被绑,烧个痦子也犯不上全身麻醉,偶尔体会一下疼痛也是人生插曲。疼痛是人生一个重要体验,是幸福的起点,是痒痒的参考线。凡事都有两面,人如果丧失疼痛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内脏出了毛病不知,等知道时已病入膏肓;外伤内伤都变成了无声电影,看着流血,却没了感觉。患这种丧失疼痛感疾病的人非常罕见,一旦患上就会要命,这么看,不知疼痛也算不上天大的好事。

                                           

                                                                                 2008.10.31

一女子在信阳同济医院就医经历,希望能够引起广大女生警惕(转载)

作者:未知

出处:凤凰网

原文链接:http://wemedia.ifeng.com/92115258/wemedia.shtml

转载原因:记住了,信阳同济医院, 千万要远离

11月25日下午去医院检查说起,月经推迟到了三天,我去信阳市中心医院,在一楼导诊处简单咨询过后挂了号,直接上到三楼妇科门诊,刚站到那里,一个年级不大的妇女看起来也就比我大几岁突然跟我搭讪,她先开口问我:“你在这里看过吗?”我说:“没有,第一次来医院。”(我是把她当病友闲聊的,哪知一聊就进了套路。)

接着妇女问:“你是学生吧,是怎么了?准备看什么?”我说:“我是月经推迟了想来看看怎么回事。”那女的看了一下我说道:“我之前也是月经推迟,在信阳同济医院看好了,接着又说:来这里看的都是备孕期的人,我之前的月经不调就是在那里看好的,你可以去同济医院看看,这里检查不出来什么的,说这里做的彩超什么都不清楚,同济医院的什么什么仪器看的特别清楚。(我之前从没去过医院做过什么检查,自己也不懂)我说不知道医院在哪,对信阳不熟悉,旁边有一个年龄看着也不大的女的,估计听了我俩的对话,转过身来就说那医院在哪,接着她就拿出手机导航找到了位置,直接就说她要过去,不在中心医院排队等了,还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说:“号都快排到了,先让医生看看什么情况。”我当时已经进了她给的思维定式,就是说我的症状在这边查的很慢还浪费时间,还查不出来什么结果。正当我摇摆不定,那女的问我:“你去不去,要去的话咱两个做个伴一起去看看。”

我一下动心了,跟那个女孩就出去打车到了同济妇科医院,一路上女的跟我聊说你还年轻,要多注意妇科这方面的,也聊到她说她是驻马店人,嫁到信阳来,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这些都不重要)到了那个医院之后第一印象就是医院看着很小,不像是大型的医院,进去之后里面也很冷清,或者说是基本没人,进门大厅有服务台,填好姓名电话之后,医院里面的人就带我俩直接到三楼,我也就迷迷糊糊的进去了,这种规模充其量是个诊所,当时竟然如此糊涂,也是无语了?

到了三号科室,王医生见了我简单问了下我情况,说要做一下检查,共计190元,说着写了一张单子递给她对面的一个穿白大褂的女的,白大褂女带我去楼下交钱,出来门,白大褂女的说钱给我吧,我下去给你交,我就把手里的二百块钱给她了,之后带着去做检查,一共三项,检查完之后,医生说怎么怎么着,反正是听着可严重,说要做手术治疗,医生拿出各项的手术治疗费用,每一项的收费标准都不同,让我自己选择,医生面前的桌子上也有支付宝和微信。

在正规大医院从没见过可以支付宝或微信的,当时也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支付宝转账了,转过之后开了一个票,上面只写了化验费和检查费,并没有写明检查项目,接着就抽血,查尿,紧接着领着我去做妇科常规阴道检查,还碰到了刚从医生诊断室出来的医托女孩,她还朝白大褂女问了一句在哪里交费,之后就下楼去了。

我来的化验室躺到那个床上我很忐忑,因为没有做过这种检查,然后开始之后我可以看到电脑屏幕上的图片,是阴道镜探测的宫颈图片,我其实看不懂好坏,检查医生在旁边说:“呀!你这炎症这么严重,得赶快治一下呀,不能拖了”我也被吓的不轻,看一眼电脑屏幕的不熟悉的图像,确实很恐怖,自己心里已经开始害怕了,之后是彩超,然后去医生那边确诊,要做一个激素检查,这个是我本想做的检查,所以就直接转账交钱了。

然后上来之后医生接着说等一两天结果出来就可以了,现在先做一个什么贴膜还有杀菌治疗,避免炎症进一步加重影响月经,也是没有反应时间就被带着去下面交了钱,一路上那个白大褂女还说:“你是不是炎症很厉害,之前就有患者也是你这个情况,炎症厉害,引起月经不调,影响生育,好多都是早发现早治疗,现在花钱治疗比以后花钱都治疗不好强太多了.”

实在抓住了求医者的畏惧心理,就这样,我又交了将近两千多,上下加起来已经花了六千多将近七千了,最后几项检查先是杀菌消炎然后贴膜,有一个需要半个小时,躺在床上,安静下来之后我开始清醒了,越想越不对,感觉自己上当了,然后开始后怕,怕这些仪器不正规再做出什么毛病了咋办,,,后悔加后怕,出来之后感觉很委屈,感觉不敢相信任何人了,包括看病救人的医生,不能接受被骗的事实,去闹也没用,前面确实是自己被骗的团团转,朋友劝说:“社会太复杂,就当买教训了,只要人没事就行”我还是不能释怀,于是决定写出来,人在做天在看,这些人良心不会痛吗,好吧,或者已经没有良心了?

我写出来,让大家引以为鉴,不要再上这样的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