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一把的隐居(转载)

作者: 会说悄悄话的鱼

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189b20102vt63.html

转载原因: 癌症也能治愈。现在癌症能治愈已经不是神话,例如李开复、聂卫平、陈祖德、藤泽秀行等人都曾有过患癌的经历,但都能够常年正常活在世间。藤泽秀行甚至在得过两次癌症的情况下,还获得过日本的围棋比赛冠军。不过,他们都获得了很好的医学治疗,但本文的情况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的方法来治疗的且效果不错。看上去是真实的,因为通读作者的其它博文,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朋友隐居外地山野,并不像朋友说的那般潇洒,其实他有一个不愿透露的隐情。他罹患了癌症,在医生宣判他无期徒刑之后他做了一个赌一把的惊人之举:换环境,隐居起来,与癌症抗争。没想到朋友赌一把的心态,却延续了他的生命,赌赢了。

当年,朋友隐居外地山野曾让我感怀了一番。也是由于好奇的原因,曾与夫人一起历尽艰难险阻寻找到朋友隐居的地方。当我第一眼看到朋友隐居地方的偏远与简陋曾让我瞬间潸然泪下。当听朋友兴高采烈的诉说他那惬意的隐居生活时我的心才释然,揪着的那颗心才放下。当年,也曾怀疑朋友是否受到打击或遇到人生难以迈过的槛,也曾刨根问底朋友选择隐居生活的真实原因和目的。朋友只是否定了我的猜想与判断,一脸诚恳的告诉我他的选择只是讨厌了喧嚣而又污浊的城市生活,烦透了人与人之间的虚伪,早就有了卸甲归田的计划,而隐居的真相却被朋友的一派善言所蒙蔽。即使在与朋友相处的几日里也没看到他心理和身体有异常的变化,种种假象让我真的相信他之所以选择隐居生活的原因。

要不是朋友从隐居的地方归来,要不是朋友的同学为他接风,他那隐居生活背后的真相还真的难以揭开,我仍然会被蒙在鼓里。

那是一个周日的上午,隐居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从外地隐居的地方回到我们这座城市。听他回来了,内心在激动的同时也想会会他,便赶紧告诉他中午我要为他接风洗尘。他说下次吧,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两口子能赴约我就很高兴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没再和他推辞。

那天上午不到11点,我便到达朋友指定的酒店。当我刚刚推开朋友的包间,一眼看到一个容纳20坐的圆桌围满了人。房间里欢声笑语,气氛热烈。朋友见到我立马来了个熊抱,然后便向大家介绍了我们两口子。接着一一介绍在座的人员。他最后说,在坐的都是他的初中同学或高中同学,由于他悄然的离开,同学们一下子与他失去了联系,大家在担心的同时也很焦虑、紧张,但一听说他回到这座城市的消息之后,高中和初中时的班长分别把要好的同学邀了过来聚聚,除了叙叙同学之情之外也想探明他玩失踪的真实原因。当获知是他们同学聚会,我想与朋友简单一叙之后逃离他们的聚会,没想到朋友夫妇硬硬的把我们两口子按在了座椅上。

当美味佳肴摆满了桌,当高脚杯斟满了美酒的时候,坐在主陪位置上他的高中时的班长也是一位腰缠万贯的企业主W发话了,他简单叙说了自朋友玩起失踪之后同学们的担忧之情,又说同学们很想了解他玩失踪的原因以及近况,同学们都很关心他、紧张他,然后W要求朋友自我介绍玩失踪的原因以及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

面对同学们一双双焦急而又期待的眼神,朋友慢慢向大家道出了他那隐居生活的真相。

朋友说的第一句话便把他的同学和我们夫妇震惊了。

朋友说,他在一次查体中查出了癌症,更为残酷的是医生要让他本人去取查体结果。当朋友来到医院一看查体结果带有Ca时,便知道自己患上了绝症-癌症。他说,当获知患上了绝症的瞬间,真的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似的,总感到天旋地转天要崩塌,没有泪水只有心痛,也在暗暗指责上苍为什么对他这样的残忍、不公。朋友说,他也不知怎么出的医院,也不知在外面游荡了多时,当华灯初上时他才打的回家。回家后,他没有告诉妻子得癌症的事情,只是说一切都好。当晚,喜爱吸烟和喝酒的他从家里拿出几包烟一瓶酒独自来到我们这儿一处著名的湖泊—眼明泉公园一片隐蔽的地方,开始认真思索他的人生,重新调整规划人生目标,考虑如何应对癌症,计划身后的事情。他说,当他把带去的那几包烟抽光了带去的酒喝尽了的时候,他把一切事情也想明白了也计划好了。第二天吃罢早餐,他才把患癌症的实情告诉了妻子,他妻子两眼瞬间泪汪汪,人几乎傻了。他说,他劝慰妻子不要倒下要坚强起来,今天陪我到省肿瘤医院找专家看看情况到底怎样。朋友说,当他们来到省肿瘤医院,专家虽然又让他做了一遍检查,可结果再次印证了当地医院的结论,并且情况比之前还要糟糕-癌症晚期,并告诉他剩余的时间不多,建议朋友住院接受手术治疗。

如何应对癌症晚期治疗,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方式?

朋友告诉大家,他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持久的思索,最终选择放弃手术治疗。他说像他这个年龄的市里某重点企业的老板、市里担任市级领导的官员、某局的局长、某乡镇的人大主席等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上了手术台后花费了巨额资金最终只活了几个月,伤口还没愈合就到马克思那里报到了,生命质量太差了。他说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赌一把?他说,看来我赌的这一把是对的,目前我已经超过了之前说的那些人手术之后在世上存活的时间,更何况我目前健康状况良好,心境也不错,比那些人更经济更划算,更赚了。

朋友告诉大家,他所说的赌一把并不是放弃治疗而是放弃手术治疗,他要采取环境疗法、医药疗法和信仰疗法。朋友告诉大家他采取的环境疗法就是挑选一处环境优美、僻静而又远离都市的地方,这是他选择外地山野隐居的主因。他说,自患上病之后一辈子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也开始信仰佛教、道教,经常不断的到寺庙求香拜佛。他还说,他并不迷信,在信仰多样化的同时并不排斥科学,他和北京的一位专家建立了密切联系进行基因疗法。

从朋友平和讲述的言语根本看不出他曾经与死神进行过激烈的拼搏,就像风平浪静表面的背后却掩藏着惊涛骇浪的真相。他讲的那么自然,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也是从那我才第一次知道朋友隐居生活背后的真相,也才为朋友的身体健康担起忧来。

大家期待他详细讲述他的环境疗法。他说隐居的地方南面有两座水库,山上郁郁葱葱,环境异常的优美。他说,现在过起了真正的田园生活,家里养了一群鸡,养了十几只鹅还养了几头猪,院子里外种植了大量的蔬菜,还在山上种了苞谷等。说到这儿,他的妻子爆料说,哪像曾经的大老板每逢集市时还和老太太抢白菜叶呢,有时急的还白犟呢,大家听到这儿严肃的表情便被哈哈大笑所代替。他接着说,他每天的生活很充实,早上到山顶上打打太极拳,回来后和鸡们、鹅们、猪们对番话,下午到不远的温泉泡泡温泉,生活开心着呢。

他告诉大家不要担心,他越活跃明白了,能活一天赚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

当大家听到这儿愁眉也舒展开来,虽然还有点担心他的生命健康,但被他乐观的对待病情的态度所感染。他的初中班长M说,你真的活明白了,无论健康与否人人都应该活快乐一天,幸福一天,你有这样的心态大家也放心了,并祝愿你与病魔顽强的搏斗,争取战胜它。班长的话也代表了大家的心声,在一次次推杯换盏中大家都在祝福他。

幸亏吃了这么顿饭,才让我弄明白朋友隐居生活的选择也是无奈的,也是在遭受了病魔的打击之后选择的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虽然曾被朋友的善意的谎言所蒙骗,但我理解朋友,祝福朋友,希望朋友赌的这一把中大彩,希望他身体越来越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