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东方医院的就医经历(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c7afc0102v8z2.html

作者: 茱萸

转载原因:看上去是真实的就医经历

   大约在1998年底,我忽然开始觉得左侧头颈有被牵着的感觉,位置自左侧脑枕部开始,沿着左边风池穴到肩颈穴到大椎再一直迁延到左侧的膀胱经下去,差不多在胸椎的位置结束。我以为自己的脑袋里长了什么东西,为此,去了多家医院,拍片检查,片子拍出来,都说没什么大问题,结果不了了之。

   后来左侧后背越来越不舒服,那根膀胱经始终象被吊着似的。因此,常常去做些推拿或什么精油开背,做完后感觉总会轻松些,但仍不能根除。

2006年6月,我们扬州在沪人士联谊会成立,首次成立大会在衡山路的704所。也就是在那次成立大会上,认识了老乡吴德升。他是东方医院的骨科主任,于是我理所当然地向他求教。他约我去他们医院诊断。我向他描述了我的痛苦症状后,他说,我这就是颈椎病,让我做了核磁共振,片子出来后,他说我的颈椎有骨质增生,我现在所有问题的症状都是因之而引起,我问他怎么办,他说现在还没有严重到要开刀的程度,将来就难说了,他开了些药给我吃。但他开的药吃了一段时间后,毛病依然如故,没有丝毫的起色,我也就不再去瞧了。

   但自打在他那里诊治以后,我就开始坚定不移地相信,我的左侧后背的毛病是因颈椎的骨质增生而引起。没有丝毫地怀疑。

由于工作性质,我一方面在电脑前工作的时间较长,另一方面又长时间地开车,无疑,这都加重了我后背的不适。

今年初,一朋友心脏做手术,用的是微创,我就想当然地想,心脏都可以微创,颈椎为什么不可以呢?

3月的一天,正好一女友的膝盖受过伤,于是我带她去东方医院骨科,顺便也瞧瞧自己的病情。吴德升让我再次拍个核磁共振片子。吴德升问我有没有头晕等颈椎病比较典型的症状,我说都没有,我就是左侧头背不舒服,我再次向他描述了我的症状,但他说,这些症状都是因颈椎的增生引起的,每个患者的情况不一样,但原理是一样的。

   拍片在东方医院的一楼,吴德升的办公室在七楼。他说“你拍好片子后直接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现在都联网了,我这里直接可以看到”。于是,拍好片子后,我就到了吴德升的办公室,看了我的片子情况,吴德升说“现在骨质增生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不做手术将来后果不堪设想,会导致瘫痪”。我说“这个手术我不敢做。”他说,就是一个微创,现在的技术很先进,没有任何问题。手术只要做半个小时,我问是不是在门诊做?做完自己能不能开车回家?他说,没问题,如果是在美国,都不需要住院的,因为美国的社区医疗很发达,换药很方便。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不就是一个微创吗?(这时候,直到手术结束,我都没有取出片子的报告,因为我相信吴德升说的话)

   过了一周,他通知我住院,那天儿子出差去了,家里没有人,我想,这么小的手术,也无所谓,自己开着车就去了医院。并办了住院手续。(直到这时,吴德升都没有和我说到整个手术需要多少费用,因我那个心脏做微创手术的朋友,总共费用就花了6千多元,所以,我想,我大概也差不到多少,所以,也就没有问)

   第二天,在医院做了各项检查,下午的时候,应该是病人家属签字,医生来找我,我说,我家没人在,就我自己,那个医生说,那就你自己来签字吧。到了医生的办公室,一位叫麻彬的医生和我谈了一大堆,最后突然对我说,这个手术要打2个钛钉,费用是5万6,我当时就有点懵了,怎么会要这么多钱呢?如果不是因为和吴德升是老乡,我当时就要决定不做了,但一想,如果我不做了,他在下属和同事面前多没面子啊?算了,既然来了,就做吧。

   手术于3月21号上午9点左右进行,手术做了3个多小时,出来后,我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什么氧气管,导尿管,引流管,输液管等等,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开完车就可以回家的节奏。

手术后的第三天,我开始苏醒(之前2天,一直处于昏睡状态)。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毫无力气,连手机都拿不起来。吴德升来查房时,我向他反映了我的这个状况,他握了握我的手臂后,解释说,这是因为手术后,神经系统解压,过去长时间的压迫,一下子释放所致,没关系,过几天就好。

   在医院住了一周后,我就出院了,手术合计的费用是8万元。

出院2周后,我的左大臂仍不能抬起,而且整只手臂疼痛难耐,常常半夜痛醒。于是,他让我去医院复诊。随便瞧了一下之后,他说,不要紧,过个2~3周就会好的。可是,过了20天后,左大臂仍然无法抬起,不仅如此,我的左侧后背的那根经仍然吊着,丝毫没有改善。

   没办法,再次去医院找他。他让我再做一个核磁共振和CT,片子出来后,他就让我去他的办公室看。然后,他对我的解释是“你看,术前的片子有骨质增生,现在的片子上显示,增生已经没有了,所以已经给你治好了”,并说“奇怪,我的其它病人都很好啊,怎么就你有这个问题呢?”我说,“我的那个病友,现在眼睛一个大小”,他回答“那是她有甲亢”(人家术前可是好好的呀)。而且,他始终和我绕着,就是不回答我,什么时候能好以及我本来的毛病为什么还存在。

   这时,我心里开始有些打小鼓了,朋友劝我去其它医院瞧瞧。于是,我去东方医院取片子。术前的片子也没有取,我想顺便一起去取回来。结果,东方医院现在不给片子,只给报告。工作人员让我找给我看病的医生,我打电话给吴德升,他警觉地说,你取片子干嘛?接着,他说,那你到我这来用U盘拷过去吧。于是我去拷了片子。到长征医院去看时,那边的医生说不能看U盘上的资料,必须是报告和片子,所以,我只好又去东方医院去取。

当我将术前的报告取出来看,差点昏过去了,报告上赫然写着“未见明显异常”。

因左手臂不能抬起,我不得不多次去东方医院找吴德升,但他总不能给予我确切可以恢复的时间及是否能恢复,并一再强调,我的骨刺已经不见了,所以,他已经将我治好了。

在长征医院的医生指点下,我只好去华山医院手外科进行康复治疗,每天去,花去了我大量的金钱、时间和精力。

现在,距离我做手术已经过去了整整8个月了,左手手臂经过康复治疗基本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可是,我的原来的毛病根本没有任何改善。上周去吴德升那里,他还是坚持说,我的这个毛病就是颈椎骨质增生引起的,我问他,我什么时候能恢复,他还是不能回答。

难道我作为一个患者,花了8万元治病,结果治完以后和没有治时一个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