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垂杨柳医院妇科就医的痛苦经历(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2e079b0100dr57.html

作者: 舛而坦

转载原因: 看上去是真实的就医经历

我在妇科就医的痛苦经历

    第一桩——

    我生完孩子(属于高龄产妇,剖腹产,在垂医),为了避孕更成功,我于2005.10月底、11月初(生完孩子半年后)我自费到垂医妇科上环。当时听同事说还行,我们定点医院也能上,但是更相信大一点的医院更方面会更好。我充满希望来到医院,上完环后就不用担心意外怀孕损伤身体了。

来到妇科,挂号、一系列检查、预约上环的手术时间,大夫问我上哪一种环,用进口的和国产的。我也不懂,大夫说进口的好一些,那我就上进口的吧。之后上完了环。前后一共花了五百左右吧(我记得是。因为我是公费医疗,但是未在定点医院做,所以需要自费)。整个过程到手术结束,看来还是比较乐观的,半天结束,我向单位领导请了一天假,回家休息。想到上环对身体的伤害风险降到了最低,我真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全过程自费也是值得的(花时间、请假、扣钱、补给营养等我都没有细想)!

可是别高兴得太早,大约过了十几天,我老觉得下身一阵阵扎疼,我心里有点发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过了几天,我感到越来越扎着疼,感觉已经到了门口了。我跟同事胡老师说了情况,她说:是不是那个环掉下来了?你自己拿出来。到了家,我到厕所里一伸手大约两三厘米处拿出来了那个环——样子像珍珠项链一样的几个金属管穿在一起,个数我没有细看,我赶快用卫生纸包好,第二天下班后,我拿着病历本和包好的环来到医院妇科。给了药流室的一位大夫,当时药流室有几个大夫,告诉了她以上情况,她们把病历本和掉下来的环一同收下了,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来,我们什么时候给你上”。我记得当时追问了一句费用,说随时都能免费给上环。当时,妇科既没有数掉下来的环是几个金属管,也没有大夫说给我进行任何一项的检查,哪怕是B超检查,看看是否有残留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草草听我说了几句话。我“上环”“掉环”这一经历单位的人都知道了,说实在话,心里不好受。

同样的伤害还有身体方面的,之后的20061月初,我意外怀孕做了人工流产(药流),我悄悄地吃了药,谁也不敢告诉,正好期末考试,又监考、又判卷子,身体和心理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因此也落下了病根,连续几年来腰一直疼。(后来又做了几次人流)

由于期末工作紧张,又赶上春节,我没想到去医院上环,反正随时都可以去上环,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抓紧办。还有一个原因,说实在话,就这一次上环经历我已经很发怵了,心里已经有了阴影了。而院方却一直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这一拖就是三年多。本来我也想,不上就不上吧,再上我心理也没有底。因此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时间上的、心理上的、身体上的、经济上的损失等等一切我自己承担,我也没找医院。

请问医院方面难道没有责任吗?你们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请给我一个说法和赔偿。

您再免费上环,我也不上了,一次失败的伤害就够了。

第二桩——

噩梦并没有结束,好运并没有眷顾我。

2009年初,因为宫颈息肉我到垂妇科,当时我问了那个门诊大夫这件事,她告诉我不可能给你免费上环了。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

722日,我到南磨房医院看病(每月例假量少)。当时在南磨房还照了B超,发现有强回声。大夫说可能是金属,我就把原来上环、掉环经历说了,大夫怀疑是金属。为了进一步确诊,转诊到垂医妇科。

724日我到医院找了药流室问了第一桩,她们告诉我你到门诊先看,看门诊结果。

724日到垂医妇科挂号、就诊,大夫开了一大堆单子,有甲乙丙肝、血糖、全细胞分析、彩超、分泌物、尿检、激素等等,共计543.77元。总之是检查,其中还有血型,我知道我是什么血型,但为什么还有这一项我不理解,后来我告诉大夫我是O型才没有检查。检查完一系列,抽了五管血,浑身轻飘飘没有劲儿,这一查比献血不轻。预约了彩超、宫腔镜,妇科大夫说外院的B超不看,还需要重新做。

728日,挂号、等宫腔镜。说实在话,我心里没有底,我又到了南磨房医院咨询妇科大夫,她说就跟刮宫差不多,我心里害怕,不知道这个跟刮宫差不多的宫腔镜检查会怎么查,有多疼。

大约八点半,我到了垂医妇科。来到后院的微创中心等候,期间我心里一直打鼓,它会有多疼。没想到后面我马上就体验到了那种疼痛。前面一个叫沈红的做完了,前后大约有十几分钟时间。我问她疼不疼,她说还行。

轮到我了,应该是上午9点二十前进的手术室。第一轮开始了,大夫检查着。后来说是粘膜粘连。因为找不到强回声区在哪里,找了很长时间,疼得我出了一身汗,我想这环上的倒霉透了,如果没上这环就不会遭这份罪,我越想越委屈,加上疼痛,我忍不住哭了。大夫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把器具拿了出来。休息几分钟,第二轮开始了,这一次彩超大夫来了,现场彩超。我不明白大夫说宫腔镜比彩超应该更清楚才对,为什么查了半天到什么都查不出来。听大夫的,又一番检查,谁疼谁知道呀!不知查了多长时间,还是不确定。我实在太忍不住了,我对大夫说:“大夫别做了!”我出了一身汗,早晨没有吃饭,汗水把衣服和枕头都浸湿了。

大夫收拾现场,张凡大夫说:那个强回声靠近膀胱,不能再往里了,会有危险。强回声有可能是肌瘤钙化;有可能是残留环被包裹住;有可能是剖腹产疤痕的影像。也就是说我受了这么大的疼痛,两次宫腔镜内窥都无法判定是什么。残留环儿的可能性为三分之一。

下了手术台,来到收费处,本身我的腰椎不好,这下下身疼痛就更不用说坐下了。交完费一共582元。10点半了,我在手术室待了合计一小时。

当我拿到手术单时,上面没有写有三种情况,只是确定了一点——没有残留环、是肌瘤钙化。与大夫亲口跟我说的完全不一样。

病理结果一周后出来,84日,挂号、取结果、门诊,病理都没有问题,甲状腺、激素等等一切正常。

罪也受了,钱也花了,时间、心理、身体、精神、经济、家庭多重压力和损失,医院方却没事人一样,对我不管不顾,哪怕一个问候都没有。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解决,没人找我说。

810日,我到医院找药流室问说法,让我找门诊张大夫。门诊张大夫说你说上人民医院照彩超,看是怎么回事。你没去?那等我们主任吧,主任外出,中午给我打电话,明后天早晨八点多钟找主任说。

现在已经五点了,还是没有来电话,不知医院是什么态度。

不管怎样,第一次属于医院手术失败;第二次属于上一次手术后遗症最起码要承担三一之一的责任。院方要对我的损失给个说法。

 

 

 

 

 

                                                 一个受伤害的人

                                                2009.8.10  下午五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