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就医经历像段子(转载)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0f79650102wp15.html

作者:  肖雪慧的博客

肖雪慧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政协委员、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说:“在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我的就医经历像段子

缴费对话:“是公务员吗?”“不是。”“啊,是一般人。”“啊,公务员是特殊人?”我的就医经历像段子

上月去一家骨科医院看颈椎病,顺便看看髋关节问题。医生检查后给开了入院证。这家医院的床位紧张,一周以后才得到入院通知。

在我入住的科室办手续时,医生说,门诊医院的诊断是颈椎病和髋关节炎,但两个部位只能选择治疗一个,如果两个部位一起治,其中一个部位全自费。

我表示,那天在门诊开入院证后,急于先解除颈椎病带来的头晕和其他不适,已经请门诊医生治疗过颈椎病,等床位这么多天,也缓解了。髋关节问题影响走路,我选择治疗这个部位。

办手续后才发现,医生写的住院原因是腰椎病而不是髋关节炎。

头几天例行作检查。看医生开的磁共振和CT检 查单都是腰椎,髋关节是拍平片,对医生说,去年初发现走几百米左腿髋关节下方就疼,治疗一段无缓解,已经自费在川医做过腰椎磁共振,我把片子带来了。年底 髋关节处不适感越来越明显,按医生建议,已经拍过股骨头平片,发现髋关节有增生,但没有进一步检查。这次磁共振是不是检查一下髋关节?医生说:不急,先从 腰椎检查、排除。

腰椎磁共振结果出来后,跟我去年在川医检查的结果差不多,有问题,但不至于引起那么重症状。医生这才开了检查髋关节的单子。

两天后结果出来:双腿髋关节滑膜炎,有积液。由于那个只能治疗一个部位的神规定,只对左腿作了治疗。据医生和护士说,关节处的无菌性炎症和积液,只有微波能达到那么深处,其他手段最多起辅助作用。

但恰恰对治疗髋关节滑膜炎有效的手段,是自费。

自费就自费吧,只要能治好。

不知怎么回事,治疗期间症状不减反加重,原来能正常行走五六百米,治疗一段后走两三百米就开始疼,再走就非常吃力,有时甚至室内行走也有很强不适感。到第三周还是没有什么好转,但主管医生叫我出院了。

我很惊讶:还没什么好转呢,不是说髋关节处微波消炎需要二十几天吗?头一周检查耽搁了,真正治疗髋关节才两周。

医生:我们也很无奈,省医保就这么规定的。如果市医保,要好得多。

我:反正微波治疗是自费,再开几次我出院后接着治一段时间吧。

医生:哪敢?省医保查得很严。你觉得需要的话,以后到门诊再接着治疗,可以在门诊缴费后到住院部治疗。

反正是自费项目,干嘛这么折腾?排队、挂号、等就诊……想起就头大。但多说无益,第21天,出院了。

一个偶然机会得知一位朋友在另一家省级医院一个医生那里治疗腰椎病,效果不错。我想试试,她说她还有最后一次治疗,我可以跟她一起去,免得摸不着门路。

挂了那位医生的号,医生仔细看了我带去的资料,做了检查,说了她的看法,我觉得医生说的靠谱,决定先治疗几次试试看。

医生开治疗单时问:你腰椎和髋关节都是问题,写腰椎还是髋关节?

我说:这次治疗髋关节,就写髋关节好了。

医生:写腰椎好报销一些。

听 医生这一说,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在那家骨科医院住院时,住院原因不写髋关节病而要写腰椎;为什么一进院不直接检查髋关节而要先检查腰椎,排除后才再检查髋 关节。原来是医保机构制定出来刁难病人和医院的神规定。这种规定初衷之一是医保局想少为病人出钱,却造成不必要的过度检查、造成不对症的无效治疗,这种治 疗,在我三周住院时间中就用去一周时间。

我对医生说:无所谓,反正门诊全自费。

医生:“你不是公务员?”

我反问为什么问这?

她说:公务员门诊看病可以报销一部分。

多年前住院就知道公务员住院有特殊补贴,不管在哪个医院住院,从账单都能看到两个特意为公务员列出的栏目:“公务员补贴1”、“公务员补贴2”。原来,他们门诊也可以报销。这国福利处处向公务员倾斜,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从大处到细节处,倾斜无所不在,毫无顾忌,怕也是世界级特色。

 

治疗几次后,效果明显。决定继续治疗一段时间。

当时医生病人很多,太忙。她请另一位医生帮开一下治疗单。

那医生问:“是公务员吗?”

“不是!”

到了缴费窗口,收费员又问一遍:“是公务员吗?”

“不是!”

“啊,是一般人。”

“啊,公务员是特殊人?”

她只管收了我的钱,根本不回应我明显带讽刺的反问。

 

十 一长假前一次去治疗,等车时遇见出版社一位熟人,她去出版社办的事,跟我同路。等车时问起。我玩笑着说了先前在骨科医院住院的段子般经历:两个部位只治疗 一个部位,检查出双腿有炎症,只治疗一条腿;对这种炎症有效的消炎手段是自费;没有治疗够必要时间,因为省医保规定的住院时间,叫我出院了。需要继续治 疗,或者门诊,或者半月后重新办理住院手续……

她 听后:你那简直是笑话,我遇到的气死人。她提起她患肝癌的丈夫出院后跟省医保局打交道的经历:一个肝癌病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出了院,到省医保办理报销事 项,省医保局一定要她丈夫本人去验明正身。家里几个人推着病人去了那里,病人被一个部门接一个部门折腾好一阵,最后说,所有费用不符合报销规定,都不能 报。气得她用了很糙的两个字回敬省医保局。叙述这段经历时,她难掩愤怒:除了这两个字,实在想不出还可以说什么。

对省医保这个机构,校医保办的工作人员用了另两个字:“万恶!”她说,学校每年上缴给省医保的教职工医保费高达1800万,“要求学校缴纳的很多很多,教职工生病能享受的很少很少。”

据搞医保的人认为,省医保局根本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机构,全省只有20多万人参保,却为了方便省府省委之类机构的公务员看病和保养,要养一个巨大机构。

养机构不说,还形成一个城市的医保一市几制的荒唐局面:省医保、市医保(好像还有区医保)、新农合……,最刁难的是省医保。听一些在省医保办理了特殊疾病的病人抱怨,跟在市医保办理了同样疾病的比较,差别太大,比如,用药范围被极度限制,几乎没什么选择余地。

但我在那个省级医院门诊治疗时,目睹一批长期占据病房的人在那里全免单治疗。某位说“在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的卫生局长,享受的一定是这样的特殊待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